北美 地區研究 選舉脈絡

【信報特約】進步派危機感激增 拜登乘勢箍女性票

金斯伯格及其他大法官就是要制衡特朗普總統及其政府高層官員,才可以保障每個公民的自由。為了拉攏特朗普而詆毀一位法官執行她的職務及責任,甚至是一個婆婆的一生功過,是我們必須要警醒的行為。轉念一想,旅居海外,作為移民,其實也是弱勢,何必向更弱者抽刃呢?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上周病逝,享年87歲。她在司法界德高望重,亦深受年輕人歡迎,其堅定的進步派(progressive)立場,為很多人的生活帶來改變。金斯伯格多年前身體開始轉差,不少網民發起每天為她祈禱,求她長命百歲。她的死訊公布後,最高法院外即時有群眾聚集悼念。金斯伯格辭世,令最高法院女性及進步派的力量減弱,除了惋惜,亦有人感到恐懼。有民眾受訪時問:「現在誰來保護我們呢?」

 

金斯伯格自稱是「燃燒中的女性主義者」(flaming feminist),主張女性男性有均等機會,女性可以上軍校,男性可以成為照顧者,國家不得以性別來剝奪個別人士的經濟及機會平等權利。她有份支持2015年同性婚姻法案,2018年阻止特朗普政府迫使部分非公民即時離開國土,一直以法律為弱勢及小眾遮風擋雨。然而,她曾公開批評在奏國歌期間下跪的美式足球員卡佩尼克(Colin Kaepernick)愚蠢,後來公開向卡佩尼克致歉,承認評論輕忽又苛刻。

金斯伯格一直主張女性男性有均等機會,女性可以上軍校,男性可以成為照顧者,國家也不得以性別來剝奪任何人的平等權利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adrotate group=”3″]

奧巴馬曾提法官人選遇阻

目前距離11月美國總統大選尚餘一個多月,總統特朗普表明會提名大法官人選,並且盡快任命。前總統奧巴馬在悼文中喊話,提到4年前在他任期末提名加蘭(Merrick Garland)為最高法院大法官,惟當時共和黨自行發明出必須等候新任總統任命的規則,令任命告吹。奧巴馬指出,法律重視一致性,呼籲共和黨人不要打倒昔日的自己。金斯伯格向其孫女表達的遺願,就是接任人在新任總統上場後才被任命。另一邊廂,有共和黨議員表明不會通過任命。這位婆婆的離去,掀起了一場政治風波。

 

金斯伯格去世後一個小時,有民主黨背景的網上眾籌平台ActBlue籌得破紀錄的620萬美元,即每分鐘超過10萬美元,以支持民主黨地區及州份參選人。

 

以往有研究發現,相比民主黨支持者,共和黨支持者對大法官任命更為着緊,最高法院大法官屬終身制,相比有任期限制的總統而言,對美國未來有更深遠影響。不過,最新民調顯示,民主黨支持者變得更重視大法官任命,比共和黨支持者高出5個百分點。隨着金斯伯格辭世,相信這比率將會進一步提高。

 

上世紀七十年代之前,性別議題沒有在兩黨之間產生太大鬥爭。至八十年代初,平等法案在共和黨內引起極大反彈,有支持法案的女黨員被竊聽及攻擊,女性議題在黨內更被邊緣化。民主黨在差不多時候追上性別討論,加上美國女權運動在六七十年代開花,民主黨成為不少女性較為支持的政黨。

 

金斯伯格的立場跟民主黨接近,比較可以在今屆大選吸納選票。同時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有賀錦麗為副手,比對家的兩位標準白人異性戀男子顯示出更多元的面貌。拜登團隊亦發表女性政綱,可見民主黨更看重女性選民,不失為被性騷擾醜聞纏身的拜登洗底的機會。

 

2019年民主黨有4位非白人女性晉身國會,包括最年輕的女性眾議員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前第一夫人米歇爾(Michelle Obama)也是民主黨的王牌。當然,能否勝出總統選舉就看民主黨造化了。

 

網上有海外華人批評金斯伯格是美國最兇惡的敵人,現在死了可以仰天長笑,特朗普任命其任內第三位大法官,可以保衞美國核心價值。

最新民調顯示,民主黨支持者變得更重視大法官任命,皆因最高法院大法官屬終身制,相比總統對美國未來有更深遠影響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adrotate group=”3″]

制衡權力 任命左右美國未來

近月特朗普頻頻在中國議題上擺出強硬姿態,令反對中國政府的陣營感覺如有神助,以為任何反對特朗普的行動即為「左膠」。這種判斷極為淺薄,不理解歷史脈絡及政府運作,無知地信奉政客,更是不善良。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工作,就是釐清憲法的範圍,而憲法本身就是為政府的權力畫線,保障在法律面前人身自由,是憲法的保護人及詮釋者。

 

金斯伯格及其他大法官就是要制衡特朗普總統及其政府高層官員,才可以保障每個公民的自由。為了拉攏特朗普而詆毀一位法官執行她的職務及責任,甚至是一個婆婆的一生功過,是我們必須要警醒的行為。轉念一想,旅居海外,作為移民,其實也是弱勢,何必向更弱者抽刃呢?

 

金斯伯格辭世對於海外人士彷彿沒關係。然而知行合一,擇善而固執,為他人謀福祉,更為後來者開路,是她以一生留給世界的典範。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陳希彤)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民粹煉獄之路是全球化離地精英鋪成的:未來十年做「左膠」還是「右膠」 好?

美國國家本質反擊戰 —《我們是誰?美國國家認同的挑戰》書評

美民主黨新星725萬億元的夢

聯合國移民契約的民粹反彈

【The Glocal x 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 Podcast 系列】第四集 國際關係中的女性主義 (上)

【The Glocal x 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 Podcast 系列】第五集 國際關係中的女性主義 (下)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ditor@theglocalhk.com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