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專題研究 歐盟

【信報特約】英國難自救 歐盟應“斬纜”

内亂膠著中的英國,根本無通過任何協議能力,甚至連私下向個別成員國磋商的籌碼都沒有;而歐盟等待倫敦方面越久,“未脫歐”的不確定性就會一直籠罩在成員國以及布魯塞爾的頭上,這對於矢意改革並推進歐盟整合的勢力是個麻煩不説,對於其他和英國有經貿關係的成員國來説也是極爲不利。或許,法國總統馬克宏上次失諸交臂的“戴高樂時刻”,將在十月實現。

 

英國脫歐限期又再度逼近,而西敏宮又不出所料地陷入比之前文翠珊政府更大的混亂之中。頂替文翠珊終於登上首相大位的莊漢生上任帶來的不是任何穩定因素,反而是更多的管治災難,在通過脫歐協議進程上對比文翠珊年代寸步未進甚至還有倒退之勢,而英國政壇内部短期内又未見任何脫離接踵而來的憲政危機的機會,留給布魯塞爾的選擇實際上只有給予英國兩年甚至以上的長脫歐延期,或者讓“無協議脫歐”在萬聖節發生兩途而已。

 

由保守黨内脫歐鷹派扶植的莊漢生,原本想要暫停國會,並以無協議脫歐為籌碼逼使歐盟讓步棄盟友愛爾蘭於不顧,卻不但在下議院失去了多數而且被在野黨派聯盟反將一軍,立法規定必須在萬聖節限期前向歐盟申請押後期限以避免無協議脫歐,及後甚至連兩度嘗試召開大選都被下議院拒絕。

 

内亂膠著中的英國,根本無通過任何協議能力,甚至連私下向個別成員國磋商的籌碼都沒有;而歐盟等待倫敦方面越久,“未脫歐”的不確定性就會一直籠罩在成員國以及布魯塞爾的頭上,這對於矢意改革並推進歐盟整合的勢力是個麻煩不説,對於其他和英國有經貿關係的成員國來説也是極爲不利。或許,法國總統馬克宏上次失諸交臂的“戴高樂時刻”,將在十月實現。

脫歐限期又再度逼近,然而莊漢生上台為英國帶來更多的管治災難,脫歐協議進程更面臨倒退之勢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聯合王國不具備短期推進有序脫歐的條件

上一次歐盟峰會中,馬克宏便已經强烈反對給予倫敦政府長時間延期的提議,認爲不但這將給予英國當局將局勢拖延下去,有可推翻先前對歐談判結果的幻想,更重要的是,經歷過和文翠珊政府交手的他,認爲紛亂的西敏宮根本無法提供任何有意義的共識或者提議供歐盟處理。這數個月來的進展印證了馬克宏的猜想;

 

糟糕的不止是莊漢生如預料般將保守黨前景置於國家利益之上,以“無協議脫歐”作爲籌碼的豪賭,更麻煩的是在懦弱的領袖郝爾彬領導下的工黨,並不存在在大選贏得絕對多數的實力。要是莊漢生不畫蛇添足,停擺下議院強推“無協議脫歐”的話,是存在可以讓歐盟重啓談判的契機的:由於英歐雙方最大的衝突點在於愛爾蘭擔保條款問題上,歐盟其實是可以撤回對於文翠珊政府的讓步,讓硬脫歐派小英格蘭人們獲得了“令歐盟讓步”的“面子”以及聯合王國有序脫歐的“裏子”的。

 

這個方法就是重新大選,以當時莊漢生上任的勢頭,保守黨是有機會可以擺脫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DUP)獲得議會多數。根據先前文翠珊方案,一旦英國和歐盟在脫歐協議内同意的期限,最多到2022年底前,都未有達成任何自由貿易協議的話,由於文翠珊政府要求北愛爾蘭和英格蘭本島不可存在邊界,又出於保護盟友愛爾蘭的利益,歐盟當時讓步,將會把整個英國,而非之前商定的僅北愛爾蘭,納入到歐盟的關稅聯盟内,保障雙方貨物上的無障礙流動直至另有協議處理邊界問題爲止。雖然手法略為骯髒,但保守黨政府一旦無需顧及DUP這個合作夥伴,在北愛爾蘭問題上的彈性便大大增加,保守黨大可以讓北愛爾蘭留在關稅聯盟内,然後去發他們的古典自由主義帝國夢去。

 

可惜,保守黨脫歐鷹派對於無協議脫歐的執著,將這條路封死了。以莊漢生政府連組織重新大選的能力都欠奉的威信,就算歐盟有打算談判,英國都不能夠保證談判結果可以獲得通過。近日有消息傳出英國曾經嘗試繞過布魯塞爾向各成員國外交部秘密提供所謂 “迷你脫歐協議”策反,然而卻無功而回,原因不但是聯合王國缺乏可兜售的軍政商籌碼,亦很大程度是因爲保守黨政府的頹弱清晰可見。

莊漢生政府於組織重新大選等各方面都欠缺威信,即使歐盟有意再談判也很大機會無功而返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盡速解決脫歐問題對於歐盟長遠有利

歐陸方面固然依舊有理由押後脫歐限期以給予更多時間歐盟成員國們更多時間去準備無協議脫歐帶來的衝擊,但是,無論是從個別成員國還是從歐盟執政的角度來說,歐盟不可能長久地延續英國不脫不留的現況。儘管並不一定要在十月讓脫歐期限自然届滿並且讓雙方以最壞打算分手,歐盟還是必須將和聯合王國這塊鷄肋切割提上議程,以免倫敦繼續拖慢歐盟前進的脚步之餘,亦為歐盟並不特別出彩的經濟局勢更添不明朗因素。

 

法國固然在歐洲整合派的馬克宏政府堅持下,一再經由外長Jean-Yves Le Drian發言將不予英國更長的延期,但是這個想法並非歐盟改革派的專利:英國的去留前景已經開始對其他並不十分熱衷于歐洲整合鴻圖國家造成困擾,讓他們倒向馬克宏一方。近日,荷蘭對外貿易部長Sigrid Kaag在接受訪問的時候指,歐盟已經給予倫敦相當的時間去處理脫歐問題,而這個耐心是有限期的(”at a certain point, enough is enough”),而且,無協議脫歐對荷蘭來説,相比起“了無新意,更多的不確定性”,某程度上是種必要之惡(At that point the certainty offered by a worsening situation is better than continuing uncertainty with no new perspective)。荷蘭和聯合王國的經貿關係傳統上極爲密切,而荷蘭亦頗爲受益於英國脫歐,根據荷蘭數據局的資料顯示,從2016年起有超過平均五倍,總數達800億歐羅的投資從英國跨洋到荷蘭避險,故此阿姆斯特丹政府的表態相當具有代表性。相對地,以務實聞名的荷蘭人亦已經大舉撤離英國,荷蘭商家在英國的投資在2016年總共達500億歐羅左右,但到目前已經縮水110億,到390億歐羅。

 

在歐盟經濟火車頭德國在多年的增長後,目前由於外部中美貿易戰等因素瀕臨衰退的邊緣,荷蘭等成員國爲了減少更多不必要風險而讓英國在十月脫歐的動機不小。雖然明顯地無協議脫歐肯定對於歐盟和聯合王國雙方都有幾乎無法預先抵禦的衝擊,但是歐盟方面起碼在心態上已經預備好脫歐—反觀英國,似乎還是心存僥幸。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尹子軒)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莊漢生的豪賭

死而不僵的文翠珊政府:失能的英國政壇將是“無協議脫歐”的元凶

盡失歐洲融合紅利 帝國回歸島國

脫歐與否 英國人都無法擺脫混亂

”二次公投“:the right solution at the wrong time

英國的脫歐蜈蚣:沒有人面對現實的政治災難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