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政經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歐盟

【信報特約】脫歐成定局 英國勢淪落

今日脫歐的鬧劇,除了是英國政府示範内訌不斷,影響力自由落體的表演藝術之外,也不無諷刺地是英國摒棄了的歐洲機制的體現:昔日,藉歐盟平臺從歐洲病夫復蘇,凴一國之力和法德周旋的聯合王國,今日正被愛爾蘭這個小國家,借布魯塞爾之手牽制。更甚之,如果連帶目前的脫歐協議而 “挪威+” 脫歐方案真將落實,其實也是預告了聯合王國脫歐之後歐洲同儕以至國際間實際對於倫敦政府影響力的看法:也就是一個和瑞士,挪威,冰島等第三方小國同級的前大國。

 

將英國脫歐早已當成既定事實的歐陸,2019年,對於歐盟來説,將會是屬於整合的一年。而對於脫歐的後果如夢初醒的英國大衆,2019年象徵的卻是又一年有關於脫歐的爭議。自2016年公投以來已經超過兩年,聯合王國從上至下各階層明顯依然對於脫歐的方式甚至應否脫歐依然存在極大爭議,上有保守黨政府黨爭不斷,下有民調又顯示支持留歐民衆堪堪超過脫歐派,反映的不過是英國人對於後帝國時代的聯合王國應在世界上擔任什麽角色缺乏思考而已,對於脫歐的路綫基本上影響不大。由於在文翠珊政府魯莽地啓動里斯本條約第五十條,當2017年三月開始兩年脫歐倒數的一刻,歐盟已經掌控了局勢。一次失敗的公投,讓各派聲浪在不斷的内耗中各自凝聚,就算奇跡發生,聯合王國再度選擇公投,亦無補分裂的民意。而對於歐盟來説,談判早已完成,目前的脫歐協議文本,是留給文翠珊政府唯一有意義的選擇。離脫歐只有不到100天,工黨的反彈徒具其形,而且文翠珊政府擊退新近一輪的逼宮之後,除非意外發生無協議脫歐—-這個選擇無限地接近通過。

自2016年,無論是保守黨內部或民調也依然對於脫歐的方式甚至應否脫歐依然存在極大爭議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聯合王國脫歐之路:

早前執政黨内部一再傳出逼宮的消息,終於成真。針對文翠珊本人的黨内不信任動議,最終被她以不率領保守黨參與下次大選為條件交換,不獲通過。經此一役,文翠珊政府在未來12個月都不可被再次挑戰,對於軟脫歐派的文翠珊政府來説可以說是一次穩住國内局勢的機會。比起2016年的黨魁競逐,文翠珊今次得票多了一票,保住了基本盤之餘,今次的不記名投票亦可當成保守黨内部對於文翠珊脫歐方案的一次認可。雖然向文翠珊投反對票的保守黨議員有多達117位,如果能夠説服一大部分的話,數字上工黨是可以在議會向政府提出不信任動議倒閣—但是前提是要工黨肯在脫歐一事上能統一戰綫。至目前爲止,儘管黨内有相當大一部分的留歐派,而且反對黨同儕蘇格蘭民族黨在舉行二次公投的前提下極力邀請工黨一同倒閣,身爲多年疑歐派的工黨黨魁郝爾賓不但提過不會有第二次公投,對於脫歐本身,工黨的官方立場依然是支持的,郝爾賓本身也不過是提及如果入主西敏寺,他“將會向歐盟談判獲取更多讓步”一類空中樓閣而已。誠然,文翠珊從布魯塞爾帶來的方案,按照目前局勢不容易獲通過,但是實際上是任何英國首相可以從歐盟獲得的最佳選項。根據協議,英國將會在2019年三月正式脫歐,進入直至2020年底的緩衝期。緩衝期間,英國將可以和第三方國家簽訂緩衝期後生效的自由貿易協議及其他國際條約,同時留在歐盟單一市場,即係包括關稅聯盟和歐盟社區法規框架之内,並且繳納已經承諾過的款項(約350-390億英鎊左右),比如歐盟公務員退休金,以及相應的歐盟預算等。英國國民在歐盟境内的公民權,以及歐洲公民在英的公民權,亦將會在緩衝期間維持不變。由此,歐盟和英國企業將有足夠時間調整供應鏈及保持現有市場流通,至於雙方國民的公民權亦獲得了相當的保障。至於愛爾蘭邊境問題,協議維持了談判期間歐盟一再堅持,如果雙方及後自貿協議談判不果將自動生效的”Backstop” 擔保安排。就算聯合王國和歐盟無法在緩衝期達成協議處理邊境問題,北愛爾蘭都將會確保被留在歐盟關稅聯盟以及單一法規管轄,直至雙方簽訂合適的協議替代爲止。但是,在内部如此撕裂的英國政壇,連從布魯塞爾手上獲取如此一個無讓步可言的協議都如此艱難,要實現脫歐派“面對世界”的承諾,恐怕甚爲艱難。

文翠珊在未來12個月都無需再面對不信任動議的挑戰,對於現屆政府來説是一次穩住國内局勢的機會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走向大國夕陽

雖然現在依然在扭扭捏捏,但是,就算如願推翻政府,舉行大選然後換首相,各方都心知肚明現有的方案是歐盟方面唯一有共識的選項。任何歐盟方面新的所謂“讓步”都只會在方案附錄的“政治宣言”上發生,該宣言並無法律效力,僅僅是將來英歐關係的政治藍圖而已—-換言之,目前頂多不過是一紙空文。至於災難性的No Deal Brexit,在國内則隨著硬脫歐派逼宮失敗而失去作爲政策選項的基礎,除非議會僵持到三月,而歐盟27國又無一致共識延長談判期,方有意外登場的時機。於是,在這樣的議會形勢下,留給英國的選擇其實很簡單:要麽再次就舉行一場浪費人力物力,對於修補民間以及政界由於脫歐引起的撕裂於事無補—-於是大有可能之後又再出現第三,第四次—-的第二次公投,要麽按照現在的方案,相對不那麽狼狽地脫歐。保守黨政府的關鍵盟友DUP對此方案雖頗有微詞,但是卻已經表態不支持對於文翠珊的議會不信任動議,其實已經是一個政治信號:要有序而不受致命傷害脫歐,只有文翠珊方案此一條路可走。其實此方案如果在緩衝期後沿用下去,這個實際上相等於目前挪威沿用的對歐關係模式外加一個用以防止愛爾蘭存在硬邊界的地區性關稅聯盟會籍,會是符合現實政治下滿足最多—但不包含最重要的撇除對歐盟人員自由流動—-的英國脫歐派政治訴求的一個選項,條件從歐盟角度來説也是罕見地優渥,極少第三方國家和歐盟有如此緊密的關係。要落實這個選項,挪威,瑞士,冰島及列支敦士登同意英國加入它所在的歐洲自由貿易協會(European Free Trade Association,EFTA),便有成事之機。不過,EFTA規定所有國家必須在決策上共進退,而EFTA四國無論經濟發展程度以及國力均等,忽然空降一個“不穩定因素”英國進入EFTA,未必是這四國的利益所在。目前,挪威最大的資方聯會,挪威企業聯會 NHO (Confederation of Norwegian Enterprise) 的總幹事Ole Erik Almlid已經表態,指出EFTA成員均以接受歐盟法規以換取單一市場會籍益處為原則,擔心英國無法接受由規則決策者到跟隨者的轉變,從而損害到挪威等國的利益。

 

今日脫歐的鬧劇,除了是英國政府示範内訌不斷,影響力自由落體的表演藝術之外,也不無諷刺地是英國摒棄了的歐洲機制的體現:昔日,藉歐盟平臺從歐洲病夫復蘇,凴一國之力和法德周旋的聯合王國,今日正被愛爾蘭這個小國家,借布魯塞爾之手牽制。更甚之,如果連帶目前的脫歐協議而 “挪威+” 脫歐方案真將落實,其實也是預告了聯合王國脫歐之後歐洲同儕以至國際間實際對於倫敦政府影響力的看法:也就是一個和瑞士,挪威,冰島等第三方小國同級的前大國。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尹子軒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扇貝戰爭”— 英國脫歐前哨戰

英國脫歐對倫敦金融業影響

歐盟有恃無恐-倫敦進退兩難

對賭布魯塞爾:英國脫歐的半輸棋局

歐盟抵住崩解 英國步履蹣跚

倫敦尚處幻夢中,「新歐盟」已蓄勢待發

向你的朋友分享這篇文章吧!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