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信報特約】肺炎淨土中亞「北韓」 疫情下弱點盡露

在欠缺資訊自由和國家能力下,外間既無法得知該國真實的狀況,土庫曼政府也無能力應對疫情爆發及其漣漪,駝鳥政策令土庫曼的弱點盡露。自詡為全球少數未出現武漢肺炎個案的淨土,完全反映出土庫曼總統的自大狂妄個性。

 

病毒席捲全球,幾乎無一國家幸免,除了北韓和一些與世交流甚淺的太平洋島之外,土庫曼迄今仍未有武漢肺炎確診個案。該國夾逢於伊朗和其他中亞國度之間,前者早已淪為肺炎重災區,後者(如哈薩克和烏茲別克等)最近亦爆發第二波疫情,就連一直對外聲稱零確診的塔吉克,終於承認出現確診個案。因此,土庫曼的真實狀況令人質疑。

 

哈薩克、烏茲別克、吉爾吉斯等鄰國的疫情情況相對上尚算透明,但土庫曼一如以往,資訊極不流通,無論國家內外均對該國疫情沒有知情權。

 

土庫曼沒有兼備對抗疫情最重要的兩大元素 —— 資訊自由和國家能力。而且,就算土庫曼政府不承認國內有確診個案,也未能逃避武漢肺炎對該國的傷害。

別爾德穆哈梅多夫一直強烈打壓異己,並封鎖一切與武漢肺炎有關的消息,令土庫曼擁有「中亞北韓」的稱號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adrotate group=”3″]

「中亞北韓」名不虛傳

自從獨立後,土庫曼前後兩任總統均實施獨裁管治。前總統尼亞佐夫(Saparmurat Niyazov)自立為「終生總統」,更編綦像毛語錄般的書冊《魯赫納瑪》,興起個人崇拜。他於 2006 年逝世後,接班的別爾德穆哈梅多夫(Gurbanguly Berdimuhamedow)變本加厲,按個人興趣喜好管治國家,強烈打壓異己。因此,土庫曼有「中亞北韓」的稱號。

 

在無國界記者公布的「2020 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中,土庫曼排名第 179 位,僅次於包尾的北韓。該國記者性命朝不保夕,特別在別爾德穆哈梅多夫上台後,環境更加惡劣,新聞審查日趨嚴格。海外土庫曼獨立媒體如奧地利的《土庫曼紀事報》、荷蘭的《Turkmen.news》所報道的該國消息,只能靠當地線人秘密地提供。《自由歐洲電台》也有駐土庫曼的記者,但在新聞採訪上受很大限制。

 

在全球疫情爆發之初,雖然土庫曼迅速地落實封關、限制國內人口流動、推廣衛生知識宣傳,但未有向民眾解釋所實行措施的理據,亦幾乎不提武漢肺炎的存在。今年 2 月初,土庫曼政府曾向學校、醫院、企業派發傳單,通知大眾關注及提防武漢肺炎,然而在 3 月,當局在最新出版的宣傳單張上刪除了武漢肺炎等字眼,改以「急性呼吸道傳染病」表述之。

 

另一方面,政府利用強硬手段,鎮壓民間與武漢肺炎有關的消息。《自由歐洲電台》駐當地記者報道,便衣警察會逮捕在街上戴口罩及公然討論疫情的民眾。今年 4 月,有一位在第二大城市土庫曼納巴德(Turkmenabat)醫院工作的醫生,因為在隔離範圍工作時被國安人員搜到身上攜帶手機以至被捕,其後更遭停職。由此可見,土庫曼嚴厲壓制相關消息,令內外無人能夠知曉土庫曼的疫情狀況。就連最近世衛派遣調查隊伍到訪該國的消息,國家媒體也沒有報道。就此,外界大多視為土庫曼作秀而已,認為別爾德穆哈梅多夫並不會把實際情況公開。

 

縱使土庫曼不斷壓制消息,已有多方質疑土庫曼提供疫情資訊的真確性。人權監察組織(HRW)引述媒體報道及批評,已有武漢肺炎病人在位於首都阿什哈巴德 Choganly 區域的醫院進行隔離,甚至傳出有兩名醫生死於疫症。而且,美國駐土庫曼大使館於 6 月 23 日發表聲明,指出有當地民眾患上與武漢肺炎特徵一致的傳染病。甚至,在 7 月初有一名土耳其駐當地官員死於「肺炎」。這段期間,林林總總的當地個案消息傳出,就算土庫曼致府批評一切均為假新聞,由於資訊不透明的關係,不少人都懷疑土庫曼政府所提供的疫情資訊。

土庫曼依舊舉辦「世界衛生日」全民踏單車等的大型活動,這些舉動除了浪費人力物力外,還大大增加了傳播風險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adrotate group=”3″]

另外,土庫曼國家能力低下,或沒法有效處理疫情,以及其產生出來的管治問題。前朝的尼亞佐夫一向貶低醫護工作的地位,在任期間關閉多間醫院及解僱數以千計的醫護人員。就算別爾德穆哈梅多夫上台後著手改善國家醫療體系,比較同區國家依然落後,有資歷的醫生多數出國遠赴土耳其工作。現時該國醫療體系能否承擔疫情爆發,實屬疑問。

 

此外,土庫曼的貪腐糜爛程度,削弱了國家應付疫情的能力。在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發表的「2019 年貪污指數」中,土庫曼在 198 個國家中排名第 165 位。有報道指,所有從外地入境該國的人會被轉送到土庫曼納巴德接受隔離,但有不少人成功賄賂當地醫護人員,逃避檢疫。更重要的是,在這段期間土庫曼總統為了炫耀,多次舉辦大型活動,例如在 4 月 6 日號召舉國踏單車以慶祝「世界衛生日」,並於 6 月 29 日生日當晚舉辦大型演唱會慶祝生日。這些個人崇拜、粉飾太平的舉動,浪費人力物力,抗疫措施欠奉,令國家抗疫能力大減。

 

最後,土庫曼的經濟結構完全無法抵受疫情的衝擊。土庫曼的經濟特色,就是依賴天然氣出口,其佔國民生產總值五分之一,約 8 至 9 成天然氣出口到中國。可是好景不常,受疫情影響,今年 3 月中國以「不可抗力」為由,暫停進口部份中亞天然氣。外間亦預計在今年中國從中亞入口天然氣量減少,加上全球能源格價大跌,令土庫曼經濟首當其衝,外匯收入大減。隨之而來,就是土庫曼貨幣急促貶值,國內糧食及日用品價錢暴升,近月引發了多場示威,抗議政府處理經濟危機不力。

 

在欠缺資訊自由和國家能力下,外間既無法得知該國真實的狀況,土庫曼政府也無能力應對疫情爆發及其漣漪,駝鳥政策令土庫曼的弱點盡露。自詡為全球少數未出現武漢肺炎個案的淨土,完全反映出土庫曼總統的自大狂妄個性。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孫超群)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武肺大蕭條的「一帶一路」大破財:中國願意債務減免嗎?

俄羅斯疫情持續,如何打擊塔吉克和吉爾吉斯經濟?

抗疫開缺口 歐對俄邊制裁邊合作

烏茲別克擁抱「數碼絲路」 肺炎或讓社會監控大放異彩

【The Glocal x 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 Podcast 系列】第一集 國家抗疫與國際關係

一帶一路計畫是引發中印邊境衝突的導火線?feat 肺炎疫情對於發展中地區的影響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ditor@theglocalhk.com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