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俄羅斯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軍事熱點

【信報特約】美國退場阿富汗 俄羅斯摩拳擦掌

俄羅斯與各方保持良好關係,有助穩定美國撤軍後的阿富汗,本身與塔利班關係不俗,能擔當印巴之間的橋樑,並協助阿富汗各方達成政治協議。另外,美國對中亞新戰略或淪為紙上談兵,似乎暫時俄羅斯更能透過外交手段,維持中亞及阿富汗穩定。相比只作些「一帶一路」基建項目的中國,俄羅斯更有能力和意願,在區域扮演積極的角色。

 

日前美國與塔利班簽署和平協議。美軍將逐步撤出阿富汗,而塔利班亦會切斷與阿爾蓋達的聯繫,停止以武力威脅阿富汗國土安全。然而,簽署和約至今,國內仍有零星衝突,阿富汗加尼(Ashraf Ghani)政府亦無視協議,拒絕釋放塔利班囚犯。外界除了擔心塔利班出爾反爾,亦憂慮撤軍後區域權力真空,令戰火不息。另一方面,和平協議或影響鄰近國家如印度、巴基斯坦、中亞諸國甚至俄羅斯的部署,對局勢發展有危也有機。

 

美國撤軍缺乏善後

 

之前美國曾嘗試作出努力,為撤軍設下台階。二月初,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訪問中亞之旅結束後,國務院旋即公布《2019 至 2025 年美國對中亞戰略》,當中提及了六大政策目標,值得注意是其中兩項與阿富汗有關,包括「支持維持阿富汗的穩定」、「鼓勵中亞與阿富汗的聯繫」,可見美國肯定中亞國家協助穩定阿富汗政局的重要性,並摒棄軍事介入,轉用外交和經濟手段,間接參與中亞事務。

 

事實上,早在 2011 年希拉莉年代,美國提出過類近的「新絲路倡議」,為撤軍作準備,內容是協助中亞區域經濟融合,可是最終卻沒有實際行動。誠然,新策略其實無太大新意,但之前與明顯不同的,是把阿富汗連繫中亞,指出兩者休戚與共。無論如何,未來美國如何協助中亞,還需觀望,若單靠空談,對穩定撤軍後的阿富汗局勢幫助不大。

 

其他問題諸如阿富汗內部衝突、印度與巴基斯坦的取態、區內極端組織會否借機壯大,都關係著撤軍後的阿富汗局勢。

美國國務院早前公布了《2019 至 2025 年美國對中亞戰略》,藉此表達希望透過外交和經濟手段穩定阿富汗政局的訊息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中南亞國家對阿富汗立場迴異

 

區內不同國家對撤軍後的阿富汗發展,均有不同的期望,最明顯是印度與巴基斯坦的分野。早於 1990 年代,塔利班便從巴基斯坦得到軍事及經濟上的支持,以制衡印度。相反,自 2004 年阿富汗新政府誕生後,阿富汗政府奉行親印政策,也與美國過從甚密,與親巴基斯坦的塔利班對立。

 

然而,美國取態令印度和加尼政府處於下風。首先,美國撤軍後,巴基斯坦的阿富汗代理人塔利班起碼少了一層威脅。其次,本身已因貿易問題與美國交惡的印度,已與美國漸漸疏離。此外,加尼政府亦面對內部管治危機。近日成功連任的加尼與競選對手阿卜杜拉(Abdullah Abdullah)雙雙宣誓就任總統。若加尼政府要和塔利班達成政治和解的話,恐怕要先解決自身的認受性危機。印巴在阿富汗的角力,在美國撤軍下勢必愈演愈烈,危機處處。

 

另外,中亞諸國亦關注阿富汗的和平。斯坦五國中,有四國與阿富汗邊境接壤。阿富汗戰亂和平與否,影響他們的國土安全。過往,他們擔心塔利班,但現在更多是憂慮「伊斯蘭國」。早前美塔簽約不久後,阿富汗首都喀布爾有「伊斯蘭國」槍手闖入什葉派領袖馬扎里(Abdul Ali Mazari)的追思會場地施襲,造成多人傷亡,可見「伊斯蘭國」對區域國家帶來潛在威脅。

 

恐襲令人反思兩點隱憂:第一,美塔達成協議,未知會否令塔利班組織內部分化,較極端的成員加入「伊斯蘭國」;第二,若之後面對連串恐襲,軍心散渙的阿富汗政府軍未必應付得來。美國對中亞缺乏實際支持,使眾國面對的安全風險提高,負擔增加。

俄羅斯近年將勢力範圍由中亞擴展到印度洋,而阿富汗是連結南亞各國的必經之路,因此樂見美塔雙方達成協議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俄羅斯正在摩拳擦掌

 

2001 年阿富汗戰爭後,美國發揮著穩定阿富汗的角色。美國離開後,俄羅斯在中南亞蠢蠢欲動,值得大家注意。近年俄羅斯由自身勢力範圍中亞,慢慢擴展到印度洋,謀求歐亞霸權,連結印度、巴基斯坦等南亞國家時,阿富汗為必經之路。所以,除了穩定阿富汗之外,確保其中立性也同樣重要。這次美塔達成協議,俄羅斯外交部表示歡迎,亦冀順利全面落實。

 

為了阻止北約擴大在南亞的活動空間,近年俄羅斯積極拉攏巴基斯坦與印度。為共同應付潛藏阿富汗的極端勢力,俄羅斯與巴基斯坦自 2016 年起,每年舉行聯合軍演,加強雙邊軍事合作。另外,俄羅斯亦親近印度。2017 年,俄羅斯推舉印度,與親中的巴基斯坦雙雙加入中國領導的上合組織,並制衡中國在中亞的影響力。而且,因美國制裁伊朗,第二大伊朗石油買家印度轉向俄羅斯購買石油。

 

俄羅斯亦加強與中亞諸國的軍事合作。阿富汗亂局影響中亞,與俄羅斯息息相關,俄羅斯十分警惕極端恐怖主義從中亞傳入,因不少塔吉克與吉爾吉斯外勞到其俄國國內工作。因此,俄羅斯與多個同為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STO)的中亞國家恆常進行反恐軍演,也有在中亞駐軍。除塔吉克外,自由歐洲電台土庫曼支部的消息指有俄軍駐守土庫曼,以防止阿富汗武裝分子的威脅。

 

俄羅斯與各方保持良好關係,有助穩定美國撤軍後的阿富汗,本身與塔利班關係不俗,能擔當印巴之間的橋樑,並協助阿富汗各方達成政治協議。另外,美國對中亞新戰略或淪為紙上談兵,似乎暫時俄羅斯更能透過外交手段,維持中亞及阿富汗穩定。相比只作些「一帶一路」基建項目的中國,俄羅斯更有能力和意願,在區域扮演積極的角色。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孫超群)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阿富汗塔利班如何被牽進全球恐怖主義

從軍閥割據到塔利班冒起 —— 1992 至 1996 年阿富汗內戰

血流不止的傷口:蘇阿戰爭40年,俄羅斯的「阿富汗重返」?

自圓其說的反恐戰爭:探討「安全化」理論

對恐怖主義的迷思:聖戰者的十二部曲

中亞模式——「斯坦國」超穩定獨裁統治之手段

向你的朋友分享這篇文章吧!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