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信報特約】第三條推動沙地改革道路存在嗎?

其實,大部分學者和評論員批評拜登調整沙地政策不應停留在現階段的主因,是他們相信美國是全球唯一有能力向沙地施壓的民主大國。理論上,若然既沒法扳倒沙地王國,又不欲沙地改善人權的進度裹足不前,唯一的途徑是尋求第三條推動改革的道路。可是,眾所周知,美國總統拜登的年事已高,他很有可能只是美國的「臨時總統」,反而沙地王儲4年後仍值壯年,他大可採取戰略忍耐的應對方式靜觀其變。認為拜登有力威逼利誘沙地落實徹底改革的想法,無疑過於樂觀了。

 

美國總統拜登去年競選期間曾稱沙地阿拉伯為「被排斥的國家」,並矢言要對方為過往的惡行負上責任,這令外界密切關注他有多大能耐把競選承諾付諸實踐。今年2月底,拜登政府決定公開國家情報局確認沙地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約兩年半前主使謀殺異見記者卡舒吉的調查結論,並以此為據制裁沙地王儲的親信。但是,由於沙地王儲不在正式制裁的名單,所以拜登政府的決定仍引起部分人權鬥士和組織的不滿。《紐約時報》評論版專欄作家暨自稱卡舒吉好友Nicholas Kristof更在其專欄直斥拜登的決定無異於縱容謀殺卡舒吉的主謀逍遙法外[1]。

 

拜登政府辯稱美國極少會制裁仍保持正常外交關係的國家領袖,但一般相信,這僅是事實的一部分。美國之所以不敢對沙地實施強硬的制裁,主要忌憚於美沙關係破裂會窒礙共同圍堵伊朗、分享反恐情報、穩定全球石油價格的戰略合作。此外,若然強硬制裁令沙地倒向中俄,屆時美國不僅會失去一個龐大的軍售市場,而且會令全球格局更不利於歐美民主陣營。

拜登重整美沙關係褒貶不一

 

對於拜登折衷制裁沙地的方式,不同學者和評論員的反應莫衷一是。美國外交關係協會特聘研究員馬丁.英迪克(Martin Indyk)3月10日在《外交》雜誌網頁發表文章辯稱,拜登制裁沙地王儲的親信,卻不正式制裁沙地王儲,是深謀遠慮的行動。由於沙地王儲以風行雷厲的手段鏟除王室成員(筆者按:例如在2017年軟禁數百位王親國戚、在去年3月以叛國罪的名義拘控前沙地王儲穆罕默德.本.納伊夫及他的父親艾哈邁德等),所以眾多沙地王室成員不滿沙地王儲已是公開的秘密[2]。

 

拜登政府的做法,一方面在實際上差不多等同於真正制裁沙地王儲,原因是他絕不敢在親信衞隊未能貼身隨行的情況下訪問美國,另一方面可避免王儲藉此把自身塑造成遭受美國不公對待的烈士,從而團結王室的支持[3]。

 

不過,華盛頓美國外交政策委員會(American Foreign Policy Council)高級副主席伊蘭.伯曼(Ilan Berman)於3月1日在《國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網頁發文表示,拜登重整美沙關係的方式實屬高風險的賭博[4]。首先,儘管沙地王儲並非真正的自由派領袖,但他好歹也在因推動沙地「2030願景計劃」而冒得失國內極端保守教士階層的風險,引進一些女性權益的政策[5]。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特聘研究員馬丁.英迪克(Martin Indyk)3月10日在《外交》雜誌網頁發表文章辯稱,拜登制裁沙地王儲的親信,卻不正式制裁沙地王儲,是深謀遠慮的行動。(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極端保守力量或抬頭

 

如今沙地王儲的勢力被美國針對打擊,可能會促使國內極端保守力量重新抬頭,更不利沙地的改革開放發展[6]。此外,伯曼憂慮沙地國內激進的伊斯蘭革命力量抬頭會威脅海灣地區的區域安全[7]。還有,伯曼表示,美沙關係早已不像從前般牢不可破,原因是沙地過往5年與中國在經貿上迅速建立了戰略夥伴關係,例如中國成為沙地「2030願景計劃」的主要投資國家,沙地亦是中國推動「一帶一路」戰略必須打通的關卡[8]。雖然沙地過往未必有強烈捲入美中大國博弈的意欲,但隨着拜登正式制裁沙地王儲的親信,伯曼憂慮沙地會加速親中疏美的步伐[9]。

 

另一方面,有些評論批評拜登未有把握推動沙地改革人權狀況的良機。例如,倫敦經濟學院中東研究中心客座教授暨英國科學院院士Madawi al-Rasheed於3月15日在《外交》雜誌網頁發文強調,美國擔心過度施壓最終會令沙地倒向中俄的想法實屬杞人憂天,主因有兩個。首先,沙地不可能一時三刻把美式軍備和國防系統換成中式或俄式的裝備系統[10]。其次,基於與美方多年來的聯繫,沙地在外交上難以改弦易轍[11]。沙地國王薩勒曼在2005年至2015年主政期間曾推動沙地在經貿和金融上更靠攏中俄,但中俄不僅時至今天也未能取代美國作為沙地首要合作夥伴的角色,沙地近年更較過往依賴美國的支援[12]。al-Rasheed認為,拜登只能從極端保守的伊斯蘭革命力量與高壓但穩定的王國之間選擇其一的說法,實屬非黑即白的謬誤,美國理應推動沙地確立類近約旦或摩洛哥模式的君主立憲制才是[13]。

 

亦有些評論認為,即使拜登未能夠在卡舒吉版虐殺一事上徹底向沙地實施懲罰性正義,但他也應該積極考慮推動沙地實踐修復式正義(或轉型正義),例如同時訂立放寬制裁的條件,例如要求沙地推動司法改革、釋放政治犯、保證日後不會在國內外再策動謀殺異見人士的計劃等[14]。

 

倫敦經濟學院中東研究中心客座教授暨英國科學院院士Madawi al-Rasheed於3月15日在《外交》雜誌網頁發文強調,美國擔心過度施壓最終會令沙地倒向中俄的想法實屬杞人憂天。(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人權改革成空中樓閣

 

可是,沙地在卡舒吉事件上絲毫沒有真誠悔過的跡象,遑論意欲大刀闊推動改善人權的司法改革。對於美國公開的指控,沙地外交部旋即反批報告的內容失實,並且竭力爭取卡塔爾以外的五個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成員國的支持[15]。這種反應實難保沙地日後不會重蹈覆轍。

 

誠然,沙地在人權問題上曾作出一些釋出善意的舉動,例如先在拜登正式就職前釋放了沙裔美籍醫生費塔希(Walid al-Fitaihi),在2月釋放了持美國和沙地雙重國籍的記者艾哈德(Salah al-Haidar)、曾撰寫什葉派穆斯林政治思想的伊布拉欣(Bader al-Ibrahim)醫生、著名女性主義者異見分子魯嘉因.哈德洛爾(Loujain al-Hathloul)等政治犯。此外,2012年參與反沙地政府示威時未成年的阿里(Ali Al-Nimr,已故回教什葉派傳教士暨反政府領袖尼米爾的姪子)、達烏德.馬洪恩(Dawood al-Marhoon)和阿布杜拉.扎赫爾(Abdullah al-Zaher)早前均由被判死刑改為被判囚禁10年。

 

不過,保衞民主基金會高級研究分析師Varsha Koduvayur於2月17日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網頁發表文章批評相關的舉動只屬政治計算的姿態,而非真誠改善人權狀況的表現[16]。事實上,哈德洛爾仍須面對3年緩刑和5年出境禁令、費塔希亦須面對38個月的出境禁令[17]。此外,雖然艾哈德和伊布拉欣暫時獲釋,但他們仍須面對與煽動恐怖主義相關的控罪[18]。

 

誠然,沙地在人權問題上曾作出一些釋出善意的舉動。(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沙地王儲可採取「戰略忍耐」

 

還有,沙地著名民主倡議博客拉伊夫.巴達威(Raif Badawi)2012年因在「沙地自由派自由論壇」提倡政教分離的開明思想而被判處叛國、散播異端與瀆神思想罪名成立,須接受1000次鞭刑與10年監禁。雖然國際社會其後大力聲援,或成為了沙地無限期暫緩執行其餘950次鞭刑的重要因素,但巴達威迄今仍被關在大牢內[19]。不僅如此,巴達威的胞姊薩爾瑪(Samar Badawi)數年前離家出走逃避父親的暴力虐待,並不服從法庭判處須返回父家的裁決而被逮捕入獄,至今亦無任何提早獲釋或減刑的消息[20]。

 

其實,大部分學者和評論員批評拜登調整沙地政策不應停留在現階段的主因,是他們相信美國是全球唯一有能力向沙地施壓的民主大國[21]。理論上,若然既沒法扳倒沙地王國,又不欲沙地改善人權的進度裹足不前,唯一的途徑是尋求第三條推動改革的道路。可是,眾所周知,美國總統拜登的年事已高,他很有可能只是美國的「臨時總統」,反而沙地王儲4年後仍值壯年,他大可採取戰略忍耐的應對方式靜觀其變。認為拜登有力威逼利誘沙地落實徹底改革的想法,無疑過於樂觀了。

沙地著名民主倡議博客拉伊夫.巴達威(Raif Badawi)2012年因在「沙地自由派自由論壇」提倡政教分離的開明思想而被判處叛國、散播異端與瀆神思想罪名成立,須接受1000次鞭刑與10年監禁。(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註釋:

[1] Kristof, Nicholas. 2021. “President Biden Lets a Saudi Murderer Walk,” The New York Times, 26 February.

[2], [3] Indyk, Martin. 2021. “The Saudi Test Case,” Foreign Affairs, 10 March.

[4], [5], [6], [7], [8], [9] Berman, Ilan. 2021. “Joe Biden’s Pressure On Saudi Arabia Has High Stakes,” The National Interest, 1 March.

[10], [11], [12], [13] al-Rasheed, Madawi. 2021. “The Only Stable Saudi Arabia Is a Democratic Saudi Arabia,” Foreign Affairs, 15 March.

[14], [15] Langlois, Alexander. 2021. “Joe Biden’s Saudi Arabian ‘Recalibration’ is a Return to the Status Quo,” The National Interest, 4 March.

[16], [17], [18], [19], [20] Koduvayur, Varsha. 2021. “Riyadh Seeks Biden’s Forgiveness,” Foreign Policy, 17 February.

[21] Gause III, F. Gregory. 2021. “The United States Is the Last Check on MBS’s Power,” Foreign Affairs, 30 March.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楊庭輝、李子維 )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拜登沙特政策難立竿見影

硬實力遠遜美俄 未獲阿拉伯世界信任

以色列阿聯酋關係正常化 沙特靜觀其變

美式制裁收效不似預期:委內瑞拉和伊朗案例分析

美式制裁離不開美國利益優先

世紀疫情牽動伊朗內政外交

 

The Glocal 和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學者合作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https://liker.land/glocal_hk/civic
如有垂詢,歡迎FB私信或電郵至editor@theglocalhk.co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