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選舉脈絡

【信報特約】特朗普促成和解 暗為選戰部署

特朗普現時表面上落後拜登,但經過2016年的教訓,外界已不敢斷定拜登必勝。此時特朗普取得外交勝仗,鞏固了福音派基督徒選民基礎,也增加了猶太裔選民支持他的說服力,無疑極為重要。隨着特朗普和拜登將有更多同場辯論的時間,以及兩大陣營陸續互數不是和互爆對方黑幕,當拜登的失言缺點遇上特朗普的尖酸刻薄,特朗普仍有勝算。

 

美國總統特朗普處理新冠肺炎疫情不力,加上疫情導致美國經濟大衰退,因而飽受批評,在屬傳統共和黨州份的得州,以及共和黨票倉之一的福音派基督徒的支持度更下滑,對其爭取連任已構成威脅。這個時候,美國宣布促成以色列與阿聯酋建交,使阿聯酋成為繼埃及和約旦後第三個同意建立邦交的阿拉伯國家。特朗普借在基督教、猶太教和伊斯蘭教均有提及的亞伯拉罕(Abraham),稱呼這份以色列與阿聯酋關係正常化協議為「亞伯拉罕協議」(Abraham Accords),一方面漂亮地展示他的外交政績,另一方面有助重振選情,特別是鞏固屬忠實共和黨選民的福音派基督徒,以及拉攏向來左右民主共和兩黨選舉經費來源的猶太裔社群。

鞏固福音派基督徒票源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6月發表關於廣義基督徒在11月美國總統選舉的投票意向,顯示以白人為大多數的福音派基督徒仍是堅定支持特朗普,但支持的比率由4月同類調查的78%,下跌至6月的72%。

 

這批白人福音派基督徒當中,不少擁有基督徒猶太復國主義(Christian Zionism)信念,意指他們對以色列的存在和安危抱有狂熱想法,極力支持美國不惜一切捍衞以色列的安全,終極目標是以色列收復整個巴勒斯坦土地,印證《聖經》中預言以色列最終能夠立國。

 

阿聯酋願意與以色列建交,即使客觀上是一眾阿拉伯國家希望獲美國及以色列更多支援,共同對抗伊朗,但也有助促進以色列與阿拉伯世界交流,加強以色列在中東統治的合法性,滿足了福音派基督徒對以色列的無限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以色列2月獲美國認可吞併約旦河西岸近岸一大片現屬巴勒斯坦的土地,而在是次以阿建交協議中,以色列承諾暫緩吞併作為建交條件。即使如此,在福音派基督徒眼中也不是什麼壞事。以色列《耶路撒冷郵報》(The Jerusalem Post)引述美國福音派基督徒領袖、曾經協助2016年特朗普競選團隊籌組福音派基督徒顧問團隊的穆爾(Johnnie Moore Jr.),稱讚特朗普破除舊有思維,為中東帶來和平。

特朗普促成了以色列與阿聯酋建交,一來能加強以色列與阿拉伯世界交流從而共同對抗伊朗,同時可以滿足福音派基督徒的猶太復國主義信念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以急吞西岸恐適得其反

 

另一福音派基督徒領袖、同時參與美以兩國游說工作的羅辛伯格(Joel Rosenberg)6月在《耶路撒冷郵報》撰文,認為即使特朗普容許以色列吞併包括猶地亞(Judea)和薩馬利亞(Samaria)在內的西岸土地,亦未必會吸引更多福音派基督徒投票支持特朗普,相反如果特朗普能促成以色列與一個阿拉伯國家簽訂和約,會更有效鼓動福音派基督徒支持特朗普。羅辛伯格在文中提到,部分福音派基督徒領袖擔心,如果以色列立刻吞併西岸土地,或會引來更多衝突,導致以色列四面楚歌,最終損害特朗普的選情。

 

一眾美國猶太裔組織歡迎特朗普促成以阿建交,包括最具影響力的猶太裔游說組織、同時獲民主共和兩黨人物加持的美國以色列公共事務委員會(AIPAC)。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和前國務卿希拉莉(Hillary Clinton)同樣極親以色列,兩人也分別發聲明祝賀和歡迎以阿宣布建交。

 

美國《時代》雜誌引述一名猶太裔選舉金主報道,即使自由派和保守派猶太裔選民在以色列吞併西岸一事上有分歧,但能夠減少一個阿拉伯國家對以色列有敵意,已經令猶太裔社群滿意。他又說,雖然未必可以把一些民主黨州份變成共和黨州份,特朗普的功勞已足以取得部分猶太裔社群的選票。民主黨的奧巴馬,任內冷待內塔尼亞胡的擴建猶太殖民區政策,以致兩人關係甚差,美以關係也因此罕有地不親密,直至特朗普上任後才扭轉過來。

有報道指將會有至少兩個阿拉伯國家可能在美國總統選舉前與以色列建交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料再有阿拉伯國家講和

 

以阿建交聲明公布後,特朗普中東政策的核心人物、白宮特別助理庫什納(Jared Kushner)揚言,將有另一個中東國家與以色列簽訂和約並建交。《時代》也引述兩名白宮高級官員報道,巴林、阿曼和摩洛哥亦積極觀察阿聯酋與以色列建交的效果,有兩至三個阿拉伯國家可能在美國總統選舉前與以色列達成建交協議。兩名官員又稱,沙地阿拉伯同樣在觀察一個阿拉伯小國與以色列建交後的外界反應,如果效果良好亦可能跟隨。

 

站在內塔尼亞胡的角度,西岸已經被以色列完全圍堵,擴建猶太殖民區只是用來在選舉時吸納極端猶太復國主義者選票的一時手段,假如暫緩吞併西岸土地能換取更多阿拉伯國家建交,長遠能加強以色列聯合區內其他國家抗衡伊朗的能力,改善以色列於全球的外交形象。

 

特朗普現時表面上落後拜登,但經過2016年的教訓,外界已不敢斷定拜登必勝。此時特朗普取得外交勝仗,鞏固了福音派基督徒選民基礎,也增加了猶太裔選民支持他的說服力,無疑極為重要。隨着特朗普和拜登將有更多同場辯論的時間,以及兩大陣營陸續互數不是和互爆對方黑幕,當拜登的失言缺點遇上特朗普的尖酸刻薄,特朗普仍有勝算。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郭耀斌)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內塔尼亞胡吞併巴人領土存暗湧

各懷鬼胎 回教國反應迥異

「世紀交易」方案一面倒偏袒以色列 巴勒斯坦反撃選項有限

「世紀方案」送禮以國羞辱巴人

公敵從以國變成伊朗 巴人利益遭忽視

以巴衝突戰火連綿 世紀復和談何容易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ditor@theglocalhk.com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