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東盟

【信報特約】潛龍在野 他信伺機再起

要數近代泰國政壇最有影響力之人,除了在2016年去世、登基長達70年的已故泰王普密蓬(Bhumibol Adulyadej),便要數於2006年9月起便被泰國當局通緝、一直流亡國外的前總理他信(Thaksin Shinawatra)。他信本人合共執政約五年半,其政治力量未有因為被推翻和流亡國外而消失,相反透過妹妹英祿(Yingluck Shinawatra)、友好政客,以及在幕後組織政黨,利用不同的「殼」和「分身」繼續在泰國政壇呼風喚雨,其政治力量未有因為發生了數次政變而消失。

 

要數近代泰國政壇最有影響力之人,除了在2016年去世、登基長達70年的已故泰王普密蓬(Bhumibol Adulyadej),便要數於2006年9月起便被泰國當局通緝、一直流亡國外的前總理他信(Thaksin Shinawatra)。他信本人合共執政約五年半,其政治力量未有因為被推翻和流亡國外而消失,相反透過妹妹英祿(Yingluck Shinawatra)、友好政客,以及在幕後組織政黨,利用不同的「殼」和「分身」繼續在泰國政壇呼風喚雨,其政治力量未有因為發生了數次政變而消失。

 

他信執政期間,推出多項輔助東北部鄉郊的措施,其中名為「一鄉一品」(One Tambon One Product)的合作計劃,鼓勵當地居民致力改善農產品及自家製工藝品的質素,以及各項微型及低息貸款計劃,扶助農民為主的鄉郊民眾自力更生。在反對派和城市民眾眼中,他信的舉動不過是買票、籠絡,是他信政府在2006年9月被推翻的一大原因,惟他信的舉動廣受鄉郊選民歡迎。英祿在2011年成功「代兄從政」,上任後為回饋農民不離不棄的支持,推出補貼稻米計劃,定價購入稻米,保障米農的生計。同樣,英祿此舉後來被指控為貪污瀆職,她在法庭宣判前夕逃出泰國,與他信雙雙流亡至今。

 

東北部的堅實民眾基礎,令他信的政治力量能多年來金蟬脫殼,避過當局封殺。他信的政治力量由起初執政時的泰愛泰黨,在他落台後化身為人民力量黨(Phak Phalang Prachachon),然後再「過渡」至為泰黨(Pheu Thai),變成英祿所屬政黨。被視為為泰黨分支或備用政黨的泰愛國黨(Thai Raksa Chart),本來有份參與是次國會選舉,甚至一度提名泰王哇集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的姊姊、已放棄王室身份的烏汶叻(Ubonrat Ratchakanya)競逐總理,結果被哇集拉隆功視為違反王室成員不得干政傳統而作罷,他信借用王室力量的計劃不成。即使如此,為泰黨仍有力在這次國會選舉取得一定數量議席,抗衡軍方代表兼總理巴育(Prayuth Chan-ocha)及民主黨這兩大反他信力量。

雖然他信政權被推翻,但他成功透過妹妹英祿和友好政客,以不同方式繼續在泰國政壇呼風喚雨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與北京關係好 兄妹穿梭中港

 

除了內部民意基礎,他信能夠長期保持政治影響力,另一主因是與中國關係良好。英祿於2013年10月在任期間,泰國與中國發表《中泰關係發展遠景規劃》,泰國將以部分出口至中國的農產品,支付部分中國參與興建廊開(Nong Khai)至帕棲(Pachai)高鐵項目的費用,當時估計總值約7414億泰銖(現時約234.3億美元),外界稱之為「大米換高鐵」。2014年4月即英祿落台前一個月,泰中兩國亦達成開發克拉運河(Thai Canal)的初步協議,外界視之為中國「一帶一路」戰略構想的其中一部分。

 

事實上,兩人流亡期間,已被多次揭發現身中國,但泰國當局至今未有要求北京引渡。綜合上述多項因素,可以合理推斷,巴育忌憚東北部民眾及中國的影響力,未有向北京施壓引渡或花大量人力物力追捕他信兄妹歸案;同一時間,中國因不欲無故開罪「一帶一路」潛在合作國家之一的泰國,未有高調給予他信兄妹政治庇護,但因為兩人在泰國擁有選民基礎,是中國對泰國外交的重要棋子,結果造就他信兄妹利用這個微妙的空間,穿梭中國以至其他泰國境外地方,當中最為人所知的便是香港。

他信在2006年9月起便被泰國當局通緝、十多年來一直流亡海外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泰國《民族報》(The Nation)去年2月曾引述消息人士報道,他信兄妹當時有意在香港逗留期間與支持者會面,並舉行記者會號召支持者協助他們二人平反罪名,但有關報道其後不了了之,記者會最終未有召開。事實上,他信和英祿不但早已多次出入香港,兩人亦分別擔任香港公司的董事,他信的幼女貝東丹(Paetongtarn Shinawatra)亦選擇與他信家族關係密切的香港富商鄭家純旗下酒店舉行婚禮。由於婚禮時間正值是次泰國大選前夕,加上他信兄妹、烏汶叻和不少親他信的泰國政界人物均會赴宴,吸引不少香港本地及海外傳媒目光。

 

由於他信仍然實際掌控在泰國的電訊及地產業務,加上國內外的政治基礎,兩兄妹亦活用香港這個「基地」保持知名度,他朝兩人甚至其代理人回朝執政,亦非天方夜譚。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郭耀斌)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泰國大選結果如何影響東盟外交

從烏汶叻公主參選風波透視泰國政局

1893 年:暹羅的殖民免疫神話

東南亞勞動力外流因應方式

2019年的東南亞烈火莫息還是風雨不止

小國應如何自處?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