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歐盟

【信報特約】潛規則難移 歐美政界選擇性縱容

在刑法觸碰不了的政壇圈子,政黨往往因爲必須依賴資深黨員影響力而包庇,進而形成了一個年輕黨員由”潛規則“支配的文化。這一點,不論是英國政壇甚至更爲透明的歐洲議會都並非新事,今日的運動不過是撥亂反正的第一步。

因2003年一起性侵醜聞爆發迅速辭職的前英國國防部長房應麟,雖然是近年歐美政界#metoo 反性侵害運動的一次勝利,但是也僅僅是顯露了政壇的封閉,政黨忠誠以及主從關係凌駕于個人的本質長期對於政黨内“長者”的縱容而已。據英媒《觀察者》報消息,房應麟本身在黨内部已經因爲一系列的性侵指控而被調查中,03年事件浮面不過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更重要的是,在刑法觸碰不了的政壇圈子,政黨往往因爲必須依賴資深黨員影響力而包庇,進而形成了一個年輕黨員由”潛規則“支配的文化。這一點,不論是英國政壇甚至更爲透明的歐洲議會都並非新事,今日的運動不過是撥亂反正的第一步。
前英國國防部長房應麟因爲性侵醜聞辭職落臺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政黨”從輕發落“顯示惡習根深蒂固

資深議員的性騷擾行爲,一直是英國政壇諱莫如深的一個問題,當地傳媒亦屢有報道。但是,傳媒在外部施加的壓力卻一直未能迫使政黨改善,迄今僅有寥寥數位政客因爲壓力而自行下臺,真正入罪更絕無罕有。房應麟所屬的保守黨在2013年前下議院副院長Nigel Evans被七名年輕男性下屬控告性騷擾以及强奸等罪名後,在2014年方更新過黨内的行爲守則,但是該守則原本僅屬於自願性質。在同年另一起醜聞爆發,保守黨資深政策研究員Iain Corby,在Evans案中作供時被曝曾在交友軟件Grindr炫耀自己挪用公款在黨大會期間租用酒店房間舉行 ”亂交派對“之後,當時的首相卡梅倫方提案將行爲守則轉爲强制性質。但是,該議案卻被保守黨内部,代表後座議員的1922内部委員會否決。再一次的改正,則要等到上周房應麟引咎辭職之後;保守黨新成立了的行爲守則紀律小組,短短幾日已經有三位議員被轉介到此。不得不提的是,工黨同樣亦受到漠視性侵歪風的指控;正被工黨暫停黨籍的76歲工黨議員Kelvin Hopkins雖然因爲被指曾短訊騷擾以及用襠部摩擦一位當時24歲的工黨學生,但卻依舊被黨魁高賓力捧提拔到影子内閣,反映了不論是工黨還是保守黨,對於性侵害行爲間接”合理化“的文化根本無法鏟除。
正被調查中的工黨議員Kelvin Hopkins (圖片來源: Ben Pruchnie/Getty Images)

壁壘分明的政黨生態阻礙舉報

不止英國,代表歐盟市民的歐洲議會和其他歐盟機構集中地布魯塞爾政壇亦被發現有性侵害,和高層强迫下屬以性交交換政治籌碼等等的黑暗面;專門報道歐盟事務的比利時媒體Politico EU更稱這些 “遍地可尋的行爲是布魯塞爾公開的秘密(worst-kept secret)”。和英國一樣,受害人不分男女,以政黨職工,議員助理等在政黨食物鏈底層為絕大多數。雖然各個歐洲政黨都號稱自己黨派有特別委派的監察員,或者有嚴密的内部程序去處理這些投訴,但是正如一些受訪者所指出,布魯塞爾政壇對於性侵害有著所謂的“緘默文化”,絕大部分的受害人都會被黨内高層阻礙向警方求助之餘,事件多半亦被黨内部“冷處理”,連歐盟議會本身的督察委員會一般都無法知情。歐洲議會一如其他地方的政壇,施害者和受害者之間往往存在嚴重的權力不對等,在一個封閉的,階級主義以及主從關係嚴謹的小圈子裏,性侵害案件每每要嚴重到無法接受的程度方會被媒體公諸於世。以單獨機構“自我審查”或者依賴持份者自我約束去處理性侵害的手法,在政壇根深蒂固的“潛規則”所縱容的多番弊案已經被證明不具阻嚇性;如果不正視這一重體制上的缺失,以及這個缺口所容許的惡劣文化所釀成的悲劇,房應麟事件將不過是另一個輪回的開始,基層工作者主宰自己身體的自由將繼續在鎂光燈背後被侵害。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尹子軒)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向你的朋友分享這篇文章吧!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