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東盟

【信報特約】泰國大選結果如何影響東盟外交

今年東盟將要達成多項任務,既要在11月前宣佈完成「區域全面夥伴關係協定」(RCEP)談判,又要繼續與中國商議《南海行為準則》的條文內容,也是東盟十國「一體化」的二十週年紀念。美國總統特朗普去年缺席新加坡主持的東盟峰會活動,假若他今年積極參與,不但有助美泰關係回復到政變前的水平,也可修補東盟對特朗普的信心。在一系列重要問題面前,東盟願意「遷就」泰國特事特辦,只是稍微把今年首場東盟峰會延後至六月舉行,間接反映東南亞各國對泰國政治穩定投下信心一票,巴育可謂是臉上貼金了。

 

泰國在周日(三月二十四日)將迎來8年首次全國國會大選,亦是已故泰王普密蓬駕崩、新泰王哇集拉隆功繼位以來第一場選舉,意義非凡。根據曼谷大學研究中心(Bangkok poll)最新的每週民調顯示(三月十六日),屬於前首相他信陣營的為泰黨(Pheu Thai Party)(21.7%)在政黨名單上暫時領先於親政府陣營、提名現任首相巴育(Prayuth Chan-o-cha)連任的公民力量黨(Palang Pracharath Party)(19.0%)。然而,在首相候選人方面,巴育(24.8%)卻遙遙領先為泰黨的蘇達拉(Khunying Sudarat Keyuraphan)(17.3%),可見前者連任的機會十分高。蘭實大學(Rangsit University)的民調結果似乎也反映這種撕裂局面,意味選後的政局未必能夠擺脫過去他信派與保守派的互鬥狀況。

 

話雖如此, 2017年生效的新憲法改變了參議院及首相的產生模式,如果保守陣營(包括巴育、軍方、及黃衫軍陣營)在未來五年能夠保持團結,他信勢力的議會聲音很大機會會被壓下。提名烏汶叻公主參選首相、屬於他信陣營的泰愛國黨(Thai Rak Chart Party)日前被憲法法院解散,便反映出王室及保守陣營根本無意「放生」他信。他信深明泰國政治潛規則,以致近日在網上言論也盡量與選舉保持距離,以免殃及為泰黨賠掉僅有的些微優勢。

 

事實上,新憲法對未來五年的政治運作設下多重限制(例如新政府必須跟從軍政府設定的「國家發展藍圖」方向改革,否則隨時被視為違憲),刻意為這屆泰國選舉留下多重伏筆,再加上政法系統執意打壓反對派,另一大黨民主黨的首相參選人阿披實(Abhisit Vejjavjiva)日前又暗示願意與公民力量黨合作,集結號角一響,令反他信陣營能夠重整地盤。無論是為泰黨、還是新興的未來前進黨(Anakhot Mai Party),他們推倒巴育的空間始終十分有限。

如果巴育、軍方、及黃衫軍等保守陣營能在未來五年保持團結,他信勢力的聲音很大機會在議會被壓下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泰國政治穩定多年來無法擺脫政黨、王室、司法及軍隊之間的權力互動,除非選舉期間出現突發狀況,或者軍隊司令阿披拉(Apirat Kongsompong)突然和巴育決裂,否則這次選舉不大可能重演「大馬變天」的戲劇性效果。不過,我們如果把視野擴展到這場選舉的「外交」領域,或許會發現它的另一重意義。

 

華文媒體較少留意泰國今年同時輪任東盟主席國。根據《東盟憲章》第三十一條,東盟主席國要負責擔任東道主,舉辦東盟峰會、外長會議、防長會議、區域論壇及東亞峰會等大型會議。由於峰會耗費甚巨(2017年菲律賓大約花了1.6億美元),過去有非政府組織會借題發揮,狠批政府劫貧濟富,忽略國內的低收入階層,令東盟處境尷尬。然而,此等峰會對東盟形象工程又甚為重要,而且這類會議幾乎橫跨全年(每年東盟至少會舉辦兩次峰會),因此東盟過去盡量避免成員國在選舉年同時兼任主席國,以免峰會預算變成選舉工程的「稻草人」,或者令新政府突然削減開支令峰會規格下降,間接破壞東盟「面子」。

東盟「破例」讓泰國輪任主席國一席,間接起源於一場「不美麗的」誤會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這次東盟「破例」準許泰國輪任主席國一席,間接亦起源於一場「不美麗的」誤會:巴育政府直到2017年年尾為止,仍然承諾於2018年11月舉行全國選舉,但結果在翌年1月把選舉日期再度押後到2019年,打亂盟友預期。如非必要,東盟過去甚少會改變輪任方法,免得使外界對東道主產生不良印象。2005年緬甸遭到歐美國家全方位制裁,緬甸軍政府持續打壓昂山素姬亦令東盟感到形象盡毀,這才逼使部份成員國「遊說」奈比都「押後」擔任主席。否則,基於「安靜外交」的傳統規範,東盟不會親自介入這類行政安排。

 

不過,容許泰國在選舉年間主持東盟峰會並非「零風險」。2009年,泰國以東盟主席國身份在芭提雅舉行東盟峰會期間,遭到親他信的「紅衫軍」群眾包圍酒店會場抗議,越、緬、菲元首被逼乘坐直乘機離開會場,場面狼狽不堪。當然,「紅衫軍」其時的目標並非與泰國發生邊境衝突的柬埔寨首相洪森,也不是其他東南亞或大國領袖,而是當時與他信關係交惡的泰國首相阿披實一人。其實,泰國在2008年七月正式接任主席國身份,僅僅因為泰國內部政爭,不但把首長級峰會多次押後,更「破天荒」把主席國任期延長到2009年年底,任期長達18個月。

 

今年東盟將要達成多項任務,既要在11月前宣佈完成「區域全面夥伴關係協定」(RCEP)談判,又要繼續與中國商議《南海行為準則》的條文內容,也是東盟十國「一體化」的二十週年紀念。美國總統特朗普去年缺席新加坡主持的東盟峰會活動,假若他今年積極參與,不但有助美泰關係回復到政變前的水平,也可修補東盟對特朗普的信心。在一系列重要問題面前,東盟願意「遷就」泰國特事特辦,只是稍微把今年首場東盟峰會延後至六月舉行,間接反映東南亞各國對泰國政治穩定投下信心一票,巴育可謂是臉上貼金了。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馮嘉誠)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從烏汶叻公主參選風波透視泰國政局

1893 年:暹羅的殖民免疫神話

東南亞勞動力外流因應方式

2019年的東南亞烈火莫息還是風雨不止

「發展主義」的瓶頸?東南亞國家建立社會保障制度的挑戰

小國應如何自處?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