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專題研究 歐盟

【信報特約】法深層次改革 回應示威訴求

假如《禁頭巾法》,或者《反破壞者法》中的蒙面示威禁令日後惹來巨大反對聲音,影響馬克龍連任或共和前進黨的選情,相關法例自然有所修訂,而非如香港特區政府般,修訂與否都會出現憲制危機,甚至修訂權都不在自己手上──緊急法令下的急就章,與經過完整立法程序並獲監督的法律,的確是兩回事。

 

香港特區政府解釋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的權力來訂立《禁止蒙面規例》時,聲稱歐美國家亦有類此的《禁蒙面法》,當中提及到法國。廣義上,法國的《禁蒙面法》有兩條,一條是2010年訂立(2011年生效)、簡稱《禁頭巾法》(Veil ban)的《公共場所禁止蒙面法》(Loi interdisant la dissimulation du visage dans l’espace public),另一條是今年4月生效、簡稱《反破壞者法》(Loi anti-casseurs)的《加強和保障示威期間公共秩序法》。

兩條禁止蒙面法律都是獲國民議會和參議院大比數表決通過,並經憲法委員會裁定合憲。禁頭巾法所反映的國家價值觀獲歐洲人權法院接納,但反破壞者法因收緊了示威的空間,對於示威有如家常便飯的法國民眾來說,無疑是另一項重要社會價值被挑戰。

相比其他西方國家以治安為名立法禁止遮蓋面部或全身,法國的《禁蒙面法》則是源於獨特的國家價值觀。早於法國大革命後,共和思想盛行下教會被視為與王室同屬專制的象徵,逐漸出現要求斷絕教會干政的呼聲。法國於1905年訂立《政教分離法》,除明文禁止教會參與政治事務,亦訂明國家在芸芸宗教中保持中立,不准在公眾地方展示宗教行為,外界普遍形容這套價值觀為法式世俗主義。

二戰後,來自法屬殖民地的北非穆斯林移民湧往法國尋找工作機會,落地生根後帶動穆斯林女性的數目同樣增加,不論男女這批穆斯林移民均希望得到與本土法國公民一樣平等對待。1989年9月3名穆斯林女學生因佩戴頭巾被中學校方踢出校後,法式世俗主義的界線開始備受關注。

時任總統希拉克(Jacques Chirac)在2003年成立委員會檢討法式世俗主義的實際執行情況,委員會其後在報告中建議禁止所有人在公立學校中展示具象徵意義的宗教或政治符號,此結論獲執政的中間右派和在野的中間左派一致支持,但引來國內外指控打壓穆斯林女性權益。法國政府於2004年跟隨有關報告的建議立法,到2010年立法時更把適用範圍擴展至公共空間。2004年和2010年立法的法律條文中沒有特別針對個別宗教,惟普遍認為是針對遮蓋面部以至全身的穆斯林女性。

法國的《禁蒙面法》是源於法式世俗主義的價值觀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施政者無能 選民有票趕走

去年11月開始,法國民眾因不滿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提高燃料稅所引發的「黃背心運動」,導致巴黎、波爾多和圖盧兹等城市發生多次大型騷亂和警民衝突這場示威是1968年5月風暴(Mai 68)以來最大規模馬克龍為盡快遏止示威,一方面取消原訂提高的燃料稅,推出多項經濟措施紓緩民怨,暫緩觸動低下層民眾神經的福利改革,深入地方市政廳與地方政治人物及民眾,面對面辯論和加強交流,另一方面立法收緊示威空間,減少極左和極右勢力鼓動民粹的機會。《反破壞者法》起初有三部分:(一)容許執法部門禁止威脅公共安全的人參與示威;(二)禁止蒙面示威;(三)容許當局在獲授權下搜查示威者的隨身袋及汽車。三個重點中,憲法委員會裁定第一點嚴重影響民眾的集會自由,內容屬違憲,但第二和第三點合憲,當中蒙面示威的最高監禁刑期與香港同樣都是一年。

傳媒廣泛報道警方向黃背心示威者施以過分武力,有示威者被警方的彈藥射中眼部致盲,也有記者被捕,故此馬克龍及總理菲利普(Èdouard Philippe)在推出限制示威權利的立法過程中,被在野黨、示威者和人權組織猛烈批評。法案在國會兩院獲大比數通過,但50名共和前進黨(LREM)國民議會議員倒戈投棄權票,以示不滿強硬鎮壓示威。

馬克龍不惜削弱人權,收緊示威自由,假如香港特區政府認為法國也有類似舉動而簡單援引作《禁止蒙面規例》立法的合理理由,相信是忽視了馬克龍的政策核心──深層次經濟改革。早在黃背心示威爆發前,馬克龍已立法改革為人詬病多年的僵化勞工市場,令僱主和僱員能擁有更靈活的勞工合約,當時同樣惹來工會激烈反對,但未有改變馬克龍的決心。馬克龍即將推動改革退休金制度,降低高昂的福利開支,但極容易引來民眾激烈反對,馬克龍的前任奧朗德因此功敗垂成。

法國的《禁蒙面法》禁止所有人在公眾空間展示具象徵意義的宗教或政治符號,有人認為此舉是針對穆斯林女性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馬克龍當初以團結中間左右派、以改革者的姿態成功上台,假如其結構性改革措施慢慢得到成效,上述50名黨友也會大部分重新歸邊支持政府政策,而蒙面示威禁令亦只會是一個點綴。再者,也是關鍵一點,就是不論是地方議會還是中央政府部門,法國民眾均有權在運用手上的選票,表達對馬克龍政策的訴求。

假如《禁頭巾法》,或者《反破壞者法》中的蒙面示威禁令日後惹來巨大反對聲音,影響馬克龍連任或共和前進黨的選情,相關法例自然有所修訂,而非如香港特區政府般,修訂與否都會出現憲制危機,甚至修訂權都不在自己手上──緊急法令下的急就章,與經過完整立法程序並獲監督的法律,的確是兩回事。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郭耀斌)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馬克龍的新法國:“黃背心“騷動的脈絡

大辯論疑劍指歐洲議會 馬克龍冀圓共主夢

法國能重新崛起帶領歐盟整合嗎?

六八學運成功嗎?法國「五月風暴」的當時反高潮

搶救農業大作戰:從戴高樂到馬克宏,法國的農業改革路

寫在法國大選之前:民粹熱潮遠遠未過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