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歐盟

【信報特約】歐盟進入“大重建”時代

當世界進入中,美,歐三大板塊互相傾軋的年代,處於落後的歐盟對於國際情勢風雲變幻的答案是鞏固自身,“先攘内”。沒有堅實的基礎,在接下來的動蕩之中連自救都難,遑論救人。不過,對於遠東們一些從來對歐洲不聞不問,卻喜茶餘飯後拍案怒駡收容政治難民的歐洲人“大愛左膠”,然後在危難中忽然要求布魯塞爾做一些符合心目中國際人道主義的“聲明”和救難措施,不然就“解體算了”,“還不如英國好” 的巨嬰們,歐盟可從來沒有什麽道德責任。

 

肺炎疫情看似開始平息,無論是死亡數字以及確診數字都已經進入下降階段的歐洲,以減低對中美雙方的依賴為目的,近日歐盟執委會在法德支持下為歐洲整合定下了新的藍圖—- 一個以史無前例的共同財政政策和保護歐洲龐大市場為主要手段,去壯大歐盟疫情以後政經體系的方針。歐盟在肺炎肆虐的日子,已經就共同債務以及解放政府援助企業規管兩項“禁忌”取得了突破:先在SURE緊急就業救助金借貸(Support mitigating Unemployment Risks in Emergency)初試牛刀,以增加歐盟預算作爲抵押換取歐盟出面替成員國借貸緊急所需。同時,一向極爲嚴謹的歐盟競爭法,尤其是國家補助方面的規管亦在嚴峻疫情底下大爲鬆綁 。目前歐盟的所有救市手段,都指向一個更爲整合,也更爲保護主義的歐洲—畢竟,在美國回歸單邊主義,中國圖窮匕見的當下,僅僅在經濟上擁有與此二巨頭較量籌碼的歐陸,要走出第三條路,唯有如内戰後大重建的美國一般,先將一切目光聚焦向内。

歐盟要走出第三條路,唯有如内戰後大重建的美國一般,先將一切目光聚焦向内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共同債務,汎歐財政政策為骨幹的大重建

不理解歐盟經濟南北分野的外行人可能無法理解歐盟執委會增大了歐盟長期預算,以及早前應急的SURE緊急就業救助金借貸等款項之上再添加的“次世代歐盟( Next Generation EU)”基金,有多重要的政經意義。在和平年代由於富裕北歐國家畏懼歲收將落入被他們視爲貧窮又懶惰的南歐國家手裏,以至財政權力一直極受制限,甚至在歐債危機中都未能伸出援手的布魯塞爾,想不到處理瘟疫所需要的巨大財政支出,居然能讓增大歐盟中央調配財政資源權力與否的爭論變得過時。有了早前布魯塞爾由各成員國擔保向市場籌措一千億歐羅作爲SURE計劃預算的歐盟執委會,這一次再加碼,“歐洲新一代基金”的7500億預算將全數由歐盟執委會的自有財源(own resources)—也就是新的汎歐稅務收入—作爲抵押借貸的資金,投入到歐盟重建和升級產業的投資裏。這個財政政策的巧妙之處,在於雖然本質上經濟更爲發達的北歐富國怎麽也會補貼南歐國家,但是由於是經由歐委會去舉債然後再借貸(on-lending) 而非由南歐成員國各自舉債的方式讓這個方案的風險更爲可控,在富國中的政治風險大爲降低。而且,談及直接的財政再分配權力,也不得不提這一次執委會所提出的歐盟七年預算(multiannual financial framework, MFF)。對比其上一個歐盟七年預算也不過是僅僅 9600億歐元,也就是全歐盟GNI的1%左右,而缺少了净投入國英國的歐盟,在現方案安上高達一萬一千億歐元的MFF ,歐盟執委會似乎終於做到了歐債危機都無辦法迫使成員國考慮的“北水南調”。

Facebook, Google 等的美資科技巨頭利用成員國之間稅制的漏洞大舉逃稅,馮德萊恩希望利用徵收”數碼稅” 打擊相關行為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以保護主義政策養大屬於歐陸的龍頭企業

這次疫情中最爲歐洲領袖們不安的事實,莫過於揭露了歐洲產業鏈對於中國的依賴—將此叠加到歐陸早已存在,對於中美資科技巨頭對於歐洲市場的蠶食而沒有相應規模企業抵抗的焦慮,就正正是這次歐盟執委會復蘇藍圖中回應的重要一環。歐盟成員國一直對於外國巨企對歐洲企業的威脅頗爲憂慮,更對歐盟由來已久,爲了保障歐洲單一市場自由競爭而設立的反競爭法,尤其是限制國家補助方面的法例深感不滿。前者不難想象,如Google, Facebook等等的美資科技巨頭不但席捲歐洲市場,以歐洲人的私隱套利,更利用成員國之間稅制的漏洞大舉逃稅,而後者性質更爲惡劣,在目睹歐洲關鍵產業中的企業被以巨額國家資本支持的外國企業以高於市場價格吞并然後壟斷的歐盟,並無退縮的餘地。這次的歐盟執委會復蘇方案對於上述兩個問題的解答都很簡單:錢。美資科技巨頭將會被歐盟執委會新加入的汎歐稅務所覆蓋,亦即前述的“自由財源”之中,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已經在向歐洲議會報告中提及到將徵收新的”數碼稅”(digital tax),而在歐盟的復蘇方案中,“次世代歐盟”基金的7500億歐元,亦對歐盟關鍵產業,尤其是科技業的投資,占有頗大比重。保護市場和培養屬於歐洲自己的龍頭企業,可以説不但是强調“數碼主權”的法國以及高舉“歐洲需要自己巨頭”的德國等成員國的共識,更是歐盟復蘇整合計劃的一個支點。

 

當世界進入中,美,歐三大板塊互相傾軋的年代,處於落後的歐盟對於國際情勢風雲變幻的答案是鞏固自身,“先攘内”。沒有堅實的基礎,在接下來的動蕩之中連自救都難,遑論救人。不過,對於遠東們一些從來對歐洲不聞不問,卻喜茶餘飯後拍案怒駡收容政治難民的歐洲人“大愛左膠”,然後在危難中忽然要求布魯塞爾做一些符合心目中國際人道主義的“聲明”和救難措施,不然就“解體算了”,“還不如英國好” 的巨嬰們,歐盟可從來沒有什麽道德責任。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尹子軒)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Coronabond還是Eurobond?爭議背後武漢肺炎帶來的財政負擔是歐元區整合的跳板

意大利又要脫歐 和中國共譜一帶一路美夢嗎? 歐盟、北京、羅馬的抗疫攻防戰

武漢肺炎疫情是歐盟整合不足的體現和繼續深化的契機

歐盟政經生態進化 還看降伏病毒成敗

北京超限戰碰壁 歐美逐一反擊

布魯塞爾在中美俄之間的博弈──談歐盟人權法進入立法程序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