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歐盟

【信報特約】歐盟無牙老虎 波匈叛逆難治

Jarosław Kaczyński, 波蘭右翼政黨PiS領袖 。(來源:Wikicommons)
華沙和布達佩斯兩國政府合流除了本身就是歐盟管理上的大麻煩之外,亦預示了2018年以後,歐盟政治分歧的主題將依然會是堅持傳統歐陸自由民主政制精神的西歐,和享用了歐盟單一市場經濟紅利後迅速坐大,並抗拒自由民主價值的民粹政府們。 

在法治與公理黨(PiS)政府一再地嘗試消弱波蘭司法獨立,加强控制媒體以及攻擊公民社會的行徑,終於迫使到歐盟執委會在法德兩國元首支持下正式啓動歐盟里斯本條約第七條,亦即懲治違反歐盟自由民主精神成員國的所謂“法律核選項”。該選項一旦通過,理論上波蘭是可以被歐盟暫停一切歐盟議事投票權的—- 但是當然,正如所有歐盟管制成員國的條款一樣,歐盟執委會必須先要獲得歐洲議會授權,再獲得包括波蘭盟友匈牙利在内的歐盟理事會獲四分之五,即二十二個成員國元首同意問題存在,然後全票一致通過,方可以實行警告,再犯不改,然後才是真正制裁的時刻。換言之,在走入更進一步法律程序之前,不論是市場還是目前華沙政府都有極多的時間反應,在盟友匈牙利背書,而且波蘭經濟方面在第七條的威脅下亦依然穩健上揚的情景下,華沙方面甚至可以説是有持無恐。波蘭從1989年鐵幕解放後,由擁抱西歐自由民主價值到到和極右派Victor Orban領導的匈牙利由於以排外民粹,民族主義挂帥的意識形態相近而結盟,是歐盟法治精神的一大警號。華沙和布達佩斯兩國政府合流除了本身就是歐盟管理上的大麻煩之外,亦預示了2018年以後,歐盟政治分歧的主題將依然會是堅持傳統歐陸自由民主政制精神的西歐,和享用了歐盟單一市場經濟紅利後迅速坐大,並抗拒自由民主價值的民粹政府們。
圖斯克 Donald Tusk, 戰後波蘭第一位連任的民選總理,現任歐洲理事會主席。(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波蘭:曾經的東歐領袖

在公義法治黨PiS上臺之前,波蘭曾經被視爲東歐集團在歐盟以内的代言人。作爲歐盟成員國之間少數快速地走出歐債危機,自2010年開始維持增長的國家,波蘭一步步地利用了歐盟單一市場機制和周邊波羅的海國家以及接壤的東歐國家的貿易優勢,仿效德國模式加強出口貿易,建立自己東歐新成員國之間領袖的地位。當時作爲波蘭執政公民綱領黨領袖,今日是歐盟理事會主席的Donald Tusk,在當時深陷俄國入侵危機的時候,已經説服過歐盟和烏克蘭簽訂一般被視爲加入歐盟第一步的聯合協議( Association Agreement),並且在汎歐洲層面提倡歐盟能源聯盟,以減省在天然氣方面對外國尤其是俄羅斯的依賴。圖斯克作爲1989年後第一個連任的總理,可以説是極爲有效地利用了歐盟的體制提升波蘭的地位。這種領導力和對於歐盟價值的捍衛,令波蘭曾被視爲東歐轉型的榜樣,甚至是一定地制衡到德國因爲天然氣供應對於俄國立場偏軟的砝碼。然而,此情此景,在以民族主義和民粹挂帥的法治與公理黨政府上臺之後不再復見。自該黨2015年末初選時僅得少於35%的選票,在第二輪投票僅僅以3%擊敗獨立候選人科莫羅夫斯基,成爲波蘭從擺脫蘇聯以來得票最接近的執政黨以來,波蘭已經漸漸褪去自由主義。PiS上臺不久,便已經推出相當强勢的媒體法,並且嘗試阻止一齣被該黨定性爲“色情”的話劇排演。近日更仿效已經將知名的中歐大學勒令停學的匈牙利,强制要求所有國内的NGO接受來自華沙的管理,所有接受過國外超過24000歐元/年資助的NGO必須向政府登記。這等企圖將公民社會納入政府架構的做法,是開歷史的倒車回歸1989年前之餘,對於依舊恐俄,但又强調民族主義,外國勢力(特指歐盟)不得對自己説三道四的波蘭政府來説,倒是諷刺。
(圖片來源: Wikipedia)
這種以經濟甜頭以及民族主義情緒鼓動選民投票,另一方面侵害公民社會以及司法獨立滋潤黨羽的技倆,正是新世紀歐洲民粹政治經濟模型的核心。(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經濟持續增長 波蘭匈牙利有持無恐

除了向公民社會埋手,正如任何試圖實行威權統治的政府,PiS亦伸手干預司法部門,不但立法將法官退休年齡減到65歲迫使接近四成法官退休,亦賦予政府委任法官的權力。這種明顯地違反歐盟價值的行徑,正是歐盟執委會選擇啓動里斯本條約第七條的直接原因。盟友匈牙利亦不相伯仲,不但以相近手法操控NGO的資金來源以及管理,執政的青民盟Fedesz亦正籌備削弱法院系統獨立根基的法案,為其首相Victor Orban包攬大權鋪路。匈牙利和捷克共和國,波蘭,以及斯洛伐克組成的Visegrad Group聯盟,尚持開放態度和歐盟合作的捷克和斯洛伐克已經開始和華沙以及布達佩斯政府疏遠。更麻煩的是,歐盟除了冗長無力的第七條以外缺乏更有力手段,比如經濟上的制裁,去制止波蘭和匈牙利。波蘭不但是唯一一個在08年歐債危機之後無踏入衰退的歐盟國家,在深受單一市場紅利(波蘭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出口增加值,僅僅13%來自歐盟以外國家),出口蓬勃,工資上漲,波蘭幣złoty爲全球最强勢貨幣之一等因素底下,便不難想象公義法治黨的主席兼創始人卡卓斯基(Jarosław Kaczyński)對於他銳意改造波蘭,甚至在2016年聲稱波蘭“付的起(改革)的代價” 信心何在。在歐盟決議針對波蘭啓動第七條司法程序時,波蘭國債未遭抛售,市場亦無動於衷,亦是明證。這亦正是比如說比利時前首相,親歐的歐洲議員Guy Verhofstadt在專欄所提出,如果波蘭屢勸不改,歐盟必須以法律制裁之餘,扣押歐洲結構基金向波蘭投資的860億歐元等的威脅並不奏效的原因。已經被青民盟掌握達七年之久的匈牙利相比於波蘭更“進取”,不但只同樣地利用歐盟帶來的機遇,首相Orban的寡頭夥伴更是在六成由歐盟結構基金支付的政府基建合約上大快朵頤。這種以經濟甜頭以及民族主義情緒鼓動選民投票,另一方面侵害公民社會以及司法獨立滋潤黨羽的技倆,正是新世紀歐洲民粹政治經濟模型的核心。這種路綫已經開始有仿效者:羅馬尼亞執政的社會民主黨領袖 Liviu Dragnea,這位正被調查機關控告挪用歐盟國家投資中飽私囊的政客,表達過NGO是外國勢力干預内政的途徑之餘,去年五月亦加入過支持匈牙利不予承認中歐大學的行列。
如果歐盟無法在新的法德領導層下找到更有效鞏固超國架構,懲治叛逆國家的方法的話;歐盟創立時立誓維護價值將被磨蝕,失去法治,民主,自由等價值的歐盟,最終不過是一個升級版的貿易組織而已。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尹子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