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專題研究 歐盟

【信報特約】新脫歐方案:魔鬼在細節

只是,保守黨是付出了什麽代價來完成莊漢生的偉業?新的方案,實際上是保守黨政府終於為整個脫歐運動做出定義— 一個以小英格蘭人目光爲中心的古典經濟自由主義者的實驗— 而這個實驗的最終參加者,可能真的只剩下英格蘭人和部分威爾士人而已。

 

脫歐協議又一次在布魯塞爾和倫敦政府之間達成,比起前任首相文翠珊多年漫長的嘗試,莊漢生政府可以説是以極速獲得布魯塞爾的首肯。然而,以談判角度來説,這個新協議達成的速度代表著的僅僅是莊漢生政府決定犧牲聯合政府盟友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DUP) 利益以及放棄北愛爾蘭主權,再賭提早大選保守黨必勝的決心而已。失去了下議院大多數而且背叛聯合政府盟友的保守黨政府,藉19位工黨議員的支持得以通過此一協議,僅僅是在時間表上被反對派反將一軍。英國政壇在公投以來三年多終於在對於脫歐是什麽有了定義,固然對於歐盟是好消息,但是這個方案實際上不過是將聯合王國地區政府憲法問題更進一步推前,而無協議脫歐的時機稍微押後到一年後的“緩衝期”完結而已。協議除了一些細節以外,基本就是文翠珊方案的弱化版。備受爭議的北愛爾蘭擔保條約的確是消失了,但是取而代之的卻是北愛爾蘭將半永久性被歐盟法所管轄。類似現在莊漢生版本的協議2018年二月左右的布魯塞爾其實已經向當時的文翠珊政府商討過,不過當時文翠珊指分裂北愛爾蘭是“任何英國首相”都不可接受故此告吹而已。於是歐盟當時讓步,將會把整個英國,而非之前商定的僅北愛爾蘭,納入到歐盟的關稅聯盟内,保障雙方貨物上的無障礙流動直至另有協議處理邊界問題爲止,是爲所謂的“擔保條款” (Backstop)。莊漢生的”新協議“ 不過是該版本協議的複刻。這個協議解放了終於無需再理會麻煩不斷的英國政客們的歐盟,但是聯合王國的麻煩才剛剛開始。

莊漢生的”新協議”解放了一直被纏繞的歐盟,同時令英國開始面對真正的麻煩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愛爾蘭的勝利

脫歐談判中最重要的一點,在於如何解決愛爾蘭邊界問題之餘,又滿足到保守黨鷹派堅持英格蘭必須在脫歐後不接受任何歐盟規管願望。先前的文翠珊政府獲得了歐盟的讓步,一旦英國和歐盟在脫歐協議内同意的期限,最多到2022年底前,都未有達成任何自由貿易協議的話,由於文翠珊政府要求北愛爾蘭和英格蘭本島不可存在邊界,歐盟將會把整個英國,而非僅北愛爾蘭,納入到歐盟的關稅聯盟内,保障雙方貨物上的無障礙流動直至另有協議處理邊界問題爲止。然而,在新脫歐協議中的《愛爾蘭/北愛爾蘭協定》(Protocol on Ireland/Northern Ireland)中,雖然北愛爾蘭名義上將會在聯合王國自己的關稅區内,而聯合王國將可以自由制定關稅政策,但是北愛與英格蘭本島將會設置貨品的邊境管制,而北愛亦將會跟隨歐盟法的規管。而這些歐盟法例的實行,雖然將有英國政府去監管,但是歐洲法庭依然將會是有法律的最終決定權。簡而言之,就是將北愛爾蘭相當一部分的主權交由歐盟。從北愛爾蘭的規管角度來説,本質上這個方案的内容和舊方案分別不大,然而新方案則只可能在兩個情況底下被終止:英歐雙方額外重新商討協定,或者北愛爾蘭議會過半數投票終止這個協定,而西敏宮在這個投票上是無可插手的。而根據北愛爾蘭議會通過繼續這個協定的比數,這個協定將延續四年或者八年,而就算這個協定被否決,都起碼將會延續兩年。這個協定在法律上是沒有終止日期的— 而由於在可見的將來大多數北愛爾蘭政黨都不可能終止協定,撕毀受難節協議的情形下,這個條款基本上代表了北愛爾蘭將會半永久性地成爲被聯合王國供養著的歐盟領土。這對於愛爾蘭,以及一直矢志保護盟友的歐盟來説無疑是一個重大的勝利。

脫歐協議短期内將會鼓勵蘇格蘭獨立,甚至令北愛爾蘭考慮全島統一的選項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莊漢生的盤算

但是這個協議對於聯合王國來説則無異於飲鳩止渴了。故勿論在時間表上被反對派們將了一軍的脫歐協議能否完好無缺地通過下議院審視而實行,而非進入“文翠珊模式”:即在下議院一次次表決和修正案裏鬼打墻最終拖垮政府,然後大選又選出懸峙議會令局面繼續膠著這個惡性循環裏;這個協議短期内將會更爲鼓勵蘇格蘭獨立,長遠甚至會連北愛爾蘭都由於和歐盟以及愛爾蘭的親近而考慮全島統一。換句話講,莊漢生是以聯合王國的長遠利益,來換取保守黨的執政權。當然,從民調上來看,莊漢生某程度上是賭對了;在歐盟如預期之内根本無實質性讓步下,莊漢生政府選擇了將關鍵盟友DUP犧牲,以獲取“成功爭取脫歐” 這顆英國政壇最大的政治籌碼這個手法,居然仍然在各大民調上大幅領先在野黨工黨領袖郝爾斌。照目前趨勢,不希望背起意外導致英國無協議脫歐責任的歐盟領袖將會通過給予莊漢生政府直到明年一月的限期去處理好下議院的紛爭。在下議院各方在數字上依然緊凑的狀況下,大選是除了公投以外唯一可以一錘定音解決紛爭的方法,但是英國定期國會法規定必須要有過三分之二票方可以提前舉行大選,所以莊漢生多半會選擇一方面提出提前大選,另一方面則誘導工黨支持保守黨通過脫歐協議的時間表,來迫使一直舉棋不定的郝爾斌選擇在脫歐之後以他的左派政綱挑戰保守黨,而非在英國實際脫歐之前對上正值巔峰的莊漢生。前者九死一生,後者工黨勝出的機會更是渺茫。莊漢生這個機會主義者終於靠著無能的工黨襯托,讓保守黨完成脫歐的大業。

 

只是,保守黨是付出了什麽代價來完成莊漢生的偉業?新的方案,實際上是保守黨政府終於為整個脫歐運動做出定義— 一個以小英格蘭人目光爲中心的古典經濟自由主義者的實驗— 而這個實驗的最終參加者,可能真的只剩下英格蘭人和部分威爾士人而已。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尹子軒)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天災級別的人禍:無協議脫歐

莊漢生政府的無能不應是歐盟前進的絆腳石

英國難自救 歐盟應“斬纜”

莊漢生的豪賭

盡失歐洲融合紅利 帝國回歸島國

脫歐與否 英國人都無法擺脫混亂

向你的朋友分享這篇文章吧!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