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歐盟

【信報特約】抗疫開缺口 歐對俄邊制裁邊合作

放眼後COVID-19時期俄歐關係,若俄烏關係短期內依舊難解,那麼歐盟亦會秉持實用主義與俄羅斯交流,以近乎「一束權利」的概念,將政治正確的制裁大旗置於中心,而在尋各種與自身利益攸關的問題上,分門別類與俄國開展合作。

 

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爆發後,好似一夕之間就改變了民眾的生活習慣,行人們戴著口罩匆匆走過從前人滿為患的街道,深怕在外多留一刻,就多一分染疫的可能性。知名金融專家達里歐(Ray Dalio)預測,COVID-19對全球的影響,恐不亞於大蕭條及二次世界大戰。而在金融與貿易之外,國際政治格局的變化也令人玩味,疫情前雙方關係幾乎陷入僵局的俄羅斯與歐洲,似乎在此刻多了些熱絡與互動。

 

冷戰後,俄羅斯與北約於1997年簽訂安全合作協議,不僅確立了蘇聯瓦解後東歐國家的邊界,俄國與北約更談妥,將在互信與和平的前提下開展雙邊關係。然而,烏克蘭事件的爆發,使得雙方交流模式發生極大變動,亦造成近年俄歐間地緣政治衝突不斷。

 

普京醫療授意 法德致謝

2013 年 11 月中,由於烏克蘭前總統亞努科維奇(Victor Yanukovich)宣布暫停與歐盟簽署聯繫國協定,引發烏克蘭國內動亂,俄羅斯趁勢於次年將克里米亞併入國土。2014年,歐盟以激化烏克蘭情勢與破壞其領土完整為由,先是取消當年度俄歐峰會,終止與俄羅斯關於簽證與新基本合作協議談判,爾後更不斷擴大對俄國的經貿制裁,禁止俄國重要金融、能源與國防等企業在歐洲從事融資。

 

在雙方關係降至低谷後不久,2015年夏天,動盪的中東情勢引發了難民湧入歐洲,歐洲諸多都市更在一年多時間內連續遭到恐怖攻擊。作為敘利亞政權的重要盟友,俄羅斯藉著空襲伊斯蘭國的舉動,取得了打擊極端主義分子的道德制高點,返回國際政治舞台中心。而歐盟亦於2016年3月召開首長會議,在烏克蘭事件後首次針對俄歐關係進行協商,並公開聲明日後將與俄羅斯就中東局勢,移民,反恐等議題恢復合作。

 

自此,俄歐關係便在矛盾中且戰且走,歐盟一方面控訴俄國就是烏克蘭危機幕後黑手而對其實施制裁,另一方面又無法否定俄羅斯在打擊恐怖主義,維護歐洲安全的重要性,而形成了一邊制裁一邊合作的奇特現象。

歐盟一面控訴俄羅斯是烏克蘭危機的幕後黑手,另一方面又不能否定俄羅斯在打擊恐怖主義的重要性,最終形成了一邊制裁一邊合作的奇特現象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普京醫療授意 法德致謝

自今年起,歐洲各地先後因COVID-19造成社會巨大衝擊,使得各國政府不得不加倍控管內部秩序,並暫時放下過去外交上的不快,攜手與國外政權共同抗疫。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首先在2月時登高一呼,先是批評這麼多年來的制裁對俄羅斯毫無效果,更呼籲歐洲與俄羅斯開展策略對話。

 

3月底,在多次請求歐盟支援而沒有得到回應後,義大利政府轉而向俄羅斯尋求協助。普京 (Vladimir Putin)更於接到通知後二十四小時內,緊急派出9架載滿醫療物資、陸軍消毒車、100名生化專家的運輸機。諷刺的是,當車身掛著繪有義大利與俄國國旗,並寫著「來自俄羅斯的愛心」的運輸工具長驅直入羅馬之際,歐盟官方救災物資仍未抵達義大利。

 

義大利獲俄羅斯醫療事件後不久,德國前總理施洛德(Gerhard Schroder)便公開表示,在歐盟因COVID-19大流行造成經濟與社會動盪的情勢下,與俄羅斯的合作尤為必要,甚至應考慮解除長期以來的對俄制裁。

 

而對於歐洲大國的聲聲呼喚,俄國政府也及時釋出回應,鑑於當前受到COVID-19影響而混亂的歐洲情勢,俄羅斯非常樂意透過與歐洲永久合作架構(Permanent Structured Cooperation, PESCO)合作,在資訊安全,物流系統上提供支援。儘管此提議尚未獲得歐盟正面回應,俄羅斯官方仍多次強調此倡議係出自人道協助。

義大利面對武漢肺炎大爆發而多次尋求歐盟支援,但沒有得到回應,當地政府轉移向俄羅斯尋求協助迅速得到俄方回應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現實主義仍是目前互動核心

梳理近年俄歐關係發展可發現,俄羅斯儘管遭受歐盟長期經濟制裁,對於克里米亞的堅定立場依舊不變。然而,既使無法在烏克蘭議題上獲得歐洲認可,普京依舊憑藉熟捻的外交實力,把握每一次世界局勢的重大變革,為俄歐關係在谷底之際重新建構溝通橋梁。

 

而分析歐洲的立場,即便知曉難以要求俄羅斯將克里米亞歸還烏克蘭,初時基於「政治正確」而開展的經貿制裁短時間內仍然難以撤回。然而,在近年重大國際危機中,歐盟也的確體悟到俄羅斯支援的重要性。是故,歐洲選擇從實用主義出發,在道德與實務政治運作間築起長牆,實踐與俄歐間制裁與合作並行的罕見互動模型。

 

放眼後COVID-19時期俄歐關係,若俄烏關係短期內依舊難解,那麼歐盟亦會秉持實用主義與俄羅斯交流,以近乎「一束權利」的概念,將政治正確的制裁大旗置於中心,而在尋各種與自身利益攸關的問題上,分門別類與俄國開展合作。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湯鈞佑)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中俄對歐信息戰成敗

北京超限戰碰壁 歐美逐一反擊

意大利又要脫歐 和中國共譜一帶一路美夢嗎? 歐盟、北京、羅馬的抗疫攻防戰

武漢肺炎疫情是歐盟整合不足的體現和繼續深化的契機

歐盟政經生態進化 還看降伏病毒成敗

【The Glocal x 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 Podcast 系列】第一集 國家抗疫與國際關係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