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 地區研究 宏觀政經 專題研究

【信報特約】美國總統彈劾Q&A

特朗普自上任總統以來,作風一直乖張出位,受爭議的言論、政策、行為浪接浪般出現,要把他趕下台的呼聲自然不絕於耳。事實上,早於2017年2月,即特朗普上台後一個月,民主黨政客Boyd Roberts就已率先建立一個政治行動委員會,尋求彈劾特朗普的方法。

 

在美國,除了總統,還有什麼人可以被彈劾?

提到「彈劾」,相信不少人都會將之與國家領導人掛勾,畢竟在新聞報道中提及彈劾時,對象往往就是一國總統,例如南韓前總統朴槿惠、巴西前總統羅塞夫(Dilma Rousseff)、烏克蘭前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等等。然而先不論其他國家的情況,在美國能夠被彈劾的,可不止總統一人。

美國憲法第二條第四款中列明,能夠被彈劾的除了總統,還有副總統及「所有美國文官」(all civil Officers of the United States)。憲法沒有清楚定義何為「美國文官」,但在美國歷史中遭彈劾的人數共19人,當中大部分都是法官。

另外在1797年,時任美國田納西州參議員William Blount因被指控協助英國當時西班牙的美洲殖民地(相當於現在的佛羅里達及路易斯安那兩個州)而被彈劾;不過在一年後,參議院就宣布國會議員不屬於憲法所定義的「美國文官」,自此也再沒有議員被彈劾。

 

新聞報道中提及的彈劾對象多數都是該國的總統,近年的例子有巴西前總統羅塞夫及南韓前總統朴槿惠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彈劾美國總統的程序是怎樣的?

根據美國憲法第一條,動議彈劾總統的權利由眾議院所有,而審議彈劾案的權利則歸參議院所有。而憲法第二條則寫道,只有總統、副總統、其他文官犯下叛國、貪污,其他「嚴重罪行及不檢行為」(high crimes and misdemeanors)時才可啟動彈劾程序。

憲法沒有明確定義何為「嚴重罪行及不檢行為」,後來國會和美國的一些政治家、法學家等為提出不同的解釋;相對地叛國和貪污就定義就比較直觀。

不論如何,只要有眾議員懷疑總統觸犯了上述的罪行,就可在眾議院提出彈劾動議,而只要獲簡單多數通過,彈劾便會生效,總統需停職並在參議院接受審訊。最後,若全體參議員有三分之二認為總統有罪,他就會正式被革職,然後由副總統接替其職務。

 

特朗普的言行一向出位,因此早在他上任初期已有部份民主黨政客尋求彈劾特朗普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過往曾有美國總統遭到彈劾嗎?

在美國歷史上一共有兩位總統曾遭到彈劾。第一位是第17任總統莊遜(Andrew Johnson),他在1868年時因為被指控違反當年的《總統任期法案》(Tenure of Office Act)而遭彈劾,但最終參議院以一票之差否決了彈劾,讓他得以完成整個任期。

第二位是第42任總統克林頓(William Clinton),他在1999年卷入與白宮實習生萊溫斯基(Monica Lewinsky)的性醜聞,其後被指控在調查過程當中作偽證和妨礙司法公正而遭到彈劾。但最後在民主黨參議員全力護航下,彈劾指控遭到否決。

此外,第37任總統尼克遜(Richard Nixon)因為卷入著名的水門事件,被揭試圖非法竊聽政敵民主黨的全國委員會,事後又企圖掩飾事件真相、阻撓調查,最終讓尼克遜面臨幾乎肯定會獲通過的彈劾。但尼克遜在眾議院正式啟動彈劾程序前,就已主動辭職。

 

這是特朗普首次面臨彈劾危機嗎?

特朗普自上任總統以來,作風一直乖張出位,受爭議的言論、政策、行為浪接浪般出現,要把他趕下台的呼聲自然不絕於耳。事實上,早於2017年2月,即特朗普上台後一個月,民主黨政客Boyd Roberts就已率先建立一個政治行動委員會,尋求彈劾特朗普的方法。

不過首個真正讓特朗普面臨彈劾危機的,自然是其競選團隊涉嫌與俄羅斯勾結,藉俄方干預2016年大選來打擊對手希拉莉選情,從而爬上總統之位的「通俄門」事件。面對「通俄」調查,特朗普做出多個猶如欲蓋彌彰的舉動,例如將當時負責調查的特別檢察官科米(James Comey)革職等,都讓要求彈劾特朗普的呼聲塵囂甚上。然而,由接任檢察官的米勒(Robert Mueller)完成的調查報告認為,沒有足夠證據顯示特朗普團隊有跟俄國合作,亦不能斷定特朗普有嘗試妨礙調查工作,令要求就「通俄門」彈劾特朗普的聲音大減。

 

美國總統有權特赦自己嗎?

在「通俄門」調查期間,特朗普曾經在Twitter上表示,自己作為美國總統,絕對有權力中止有關調查,甚至即使調查結果稱自己有罪,也可以動用權力特赦自己,只是因為深信自己沒有做錯才不這樣做。當時特朗普的代表律師朱利亞尼(Rudy Giuliani)更表示,美國總統權力甚大,甚至特朗普打算直接槍殺科米以阻止通俄案調查,也不會被檢控。不過美國總統的權力也並非無遠弗屆。

根據美國憲法第二條第二款,美國總統確實有權特赦違反美國法律的任何人士,而憲法沒有規定受到特赦的不可以是總統自己,因此朱利亞尼和特朗普的說法不無道理;但該條文同時列明「被彈劾的情況除外」。換句話說,美國總統一旦遭彈劾,就沒有權力阻止國會對他展開調查,若果真被定罪也不能夠特赦自己。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曾維駿)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特朗普與他的圍牆夢

特朗普世界觀與國際秩序重構

當選,然後呢?

川普的新經濟可行嗎?

美攻勢浪接浪 北京時間換空間

從特朗普「美國優先」看美國未來的中東政策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