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歐盟 科技發展

【信報特約】國際失序求自保 歐徵數碼稅事在必行

被特朗普的單邊主義政策侵擾的歐盟,目睹 Google, Facebook 等等的美資科技巨頭席捲歐洲市場,以歐洲人的私隱套利,更利用成員國之間稅制的灰色地帶大舉逃稅,並且將這一切反映了在對於蘋果一案歐洲執委會競爭專員Margrethe Vestager的窮追猛打,以及法國總統馬克宏針對美資科技巨頭在廣告營收上徵收達總廣告收入3%的稅款之上。

 

經過六年的法律程序,美資科技巨頭蘋果在歐盟普通法院 (European General Court, EGC),即歐盟最高法院歐洲法院(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的前審法院就蘋果在愛爾蘭設立分公司十年避稅,被罰款超過一百四十億歐元的案件判決歐盟執委會敗訴,目前執委會將有兩個月零十日時間決定是否向ECJ上訴。法律案例看似枯燥,然而此案背後牽涉的不單是蘋果作爲一間美資跨國企業在歐盟被罰,更是一個關於“如何有效管理跨國科技巨頭” 的實際政經案例—而這是一個格局上至中美歐盟三大板塊之間的貿易戰,下看歐盟以内德法意西四大國和新“漢莎聯盟”之間就歐盟發展前途博弈的閃燃點。

 

首先,歐盟向避稅前科纍纍的外資巨頭們討回稅款有無可爭辯的道德理據,星巴克,克士拿(Fiat Chrysler)等都已經被罰或在等候上訴中,但更重要的是蘋果作爲科技公司的身份:在中美歐三大板塊之中,科技層面上歐盟遠遠落後於中美,這是不爭的事實,也是歐盟對於保護歐洲數位市場不受外資獨大左右極大的誘因。

 

而且,在歐盟執委會制定的復蘇基金”次世代歐盟“基金中,就已經列明數位稅作爲收入之一就可見向蘋果等科技巨頭抽刃不單單是向美國示威的一時之氣,亦是歐盟往前一步整合財政政策,鞏固歐盟疫後復蘇整體財政健康和發展的必要一步。數位經濟本質是跨國的,在戰後國際政經秩序崩塌的當下,變成了燙手山芋本是可期,尤其是在肺炎疫情導致的經濟萎頓過後,全球對於復蘇需要的財政支出需求大增的情況下,而這個緊張的局勢,短期内並無緩和之機。

歐盟普通法院就蘋果避稅案件裁定歐盟執委會敗訴,案件背後正是中美歐盟三大板塊之間的貿易戰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adrotate group=”3″]

向科技巨頭討稅:歐美貿易戰火/歐盟科技企業保衛戰

蘋果一案並非孤例,它不但是歐盟挑戰外資跨國巨型企業避稅陋習過程的一環,在歐洲雖然坐擁單一市場巨大潛力卻明顯在商用科技上落後於中美的當下,亦是向領銜科技業的華府捍衛歐盟發展空間的手段之一。雖然,國際經合組織(Organization for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 早從2015年就一直致力於就數位服務達成全球稅務框架,以減少貿易糾紛以至貿易戰的可能,然而隨著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造成的漣漪效應,全球政經秩序進入了仿如叢林般真空狀態,OECD一類的國際組織當然失去了它的功用。

 

被特朗普的單邊主義政策侵擾的歐盟,目睹 Google, Facebook 等等的美資科技巨頭席捲歐洲市場,以歐洲人的私隱套利,更利用成員國之間稅制的灰色地帶大舉逃稅,並且將這一切反映了在對於蘋果一案歐洲執委會競爭專員Margrethe Vestager的窮追猛打,以及法國總統馬克宏針對美資科技巨頭在廣告營收上徵收達總廣告收入3%的稅款之上。

 

如果説蘋果一案更多的責任重點在於蘋果逃稅與否當中,後者則是明確地從保護歐盟國民私隱未受不公平剝削出發,挑戰獨大的美國科技巨企的嘗試。

 

對此,美國的回應直接,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美國至上,無視全球長遠利益等等原則在美國的對外經濟政策仍然是常態;美國貿易代表羅拔·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六月的時候向包含歐盟在内的多個國家開展所謂的貿易法301條款調查 (Section 301 investigation),而結論當然是法國不公平針對美國科技巨頭們,並且將向法國多項總數達13億歐元的出口徵收高達25%的關稅。與此同時,美國亦單方面退出由OECD的談判。歐盟自戰後仰賴的全球秩序,在失去了美國作爲制度最後擔保人之後,做出了唯一能做的回應:以毒攻毒。

眼見美資科技巨頭出售歐洲人的私隱套利,更利用灰色地帶大舉逃稅,歐盟只能以「以毒攻毒」的方式還擊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adrotate group=”3″]

歐盟需要數位稅支援復蘇

由此可見,數位稅這個概念並非新鮮事,然而這個原本僅由少數幾個關心歐洲整合過程的領袖所秉持的政策如何成爲汎歐政策一部分,卻有賴肺炎疫情經濟復蘇對於財政上的負擔。2018年歐盟執委會就有提出過數位服務稅“digital services tax”,然而當時卻被新“漢莎聯盟” 中的丹麥,愛爾蘭,芬蘭及瑞典等國聯手否決,前述馬克宏的數位廣告收益稅不過是方案被否決後的單方面補救措施而已。甚至直至近日,新當選為歐盟財長會議(Eurogroup) 主席的愛爾蘭財長Paschal Donohoe仍然堅持歐盟應該勉力 “延續OECD談判”而非單方面徵收數位稅。

 

新“漢莎聯盟”對於 “延續OECD談判“ 的偏執背後隱藏的考量不難計算:失去了以低稅率吸引外資企業進駐的優勢,這些富有小國們的利益有受損的可能。

 

但是,疫情為歐洲進一步財政整合帶來轉機的同時,也令數位稅計劃起死回生:歐盟執委會以及歐盟領袖組成的歐洲理事會近日達成共識的歐盟復蘇基金 ”歐洲新一代基金” (Next Generation EU)7500億的預算將全數由歐盟執委會的自有財源(own resources)—也就是包括數位稅以内的新汎歐稅務收入—作爲抵押借貸的資金,投入到歐盟重建和升級產業的投資裏。

 

根據歐盟執委會的估算,一個從全球每年總收益達七十五億歐元以上企業所徵得的數位稅將每年為歐盟執委會提供十三億歐元的稅款,這已經遠比2018年,向科技企業廣告收入徵收3%數位服務稅的方案為少,當時方案的估算為每年將會為歐盟帶來五十億歐元的收益。正如復蘇基金來源本身是一個巧妙的妥協,本質上經濟更爲發達的北歐富國是通過歐委會去舉債並再借貸去補貼南歐國家,降低了富有國家内的政治風險;新的數位稅的相對寬鬆,也為歐洲本身企業的成長提供了喘息的空間,也讓歐盟可以暫時在全球失序的當下,迫使外資企業付出合適的代價去從歐洲國民手中獲利。

 

在全球秩序失去美國這個監護人,歐盟再無華府保護傘的新時代,布魯塞爾和歐盟諸國必須學習獨力在“區域性全球化”的年代生存,在疫情過後復蘇。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尹子軒)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歐洲科技巨頭發展的’結構性落後‘

歐盟GDPR 保障私隱國際標準

智慧城市與大規模監察——個人隱私與國家安全的平衡點

臉書資料整合 德國及歐盟法庭反壟斷

從Google被歐盟控告看全球化經濟管治難題

臉書推出自家數字貨幣 監管成問題

向你的朋友分享這篇文章吧!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