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 北美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東盟

【信報特約】固守印太戰略 美聯俄抗中不易

當下中國對於美國的威脅一如冷戰年代的蘇聯,衝擊全球政經秩序和意識形態,明顯較普京治下的俄羅斯來得大。美國的印太戰略本身不涉及民主共和兩黨的政爭,也得到兩黨堅實支持,但特朗普對俄羅斯的態度被民主黨方面視為「通俄」,固此令人猜測拜登一旦勝選,是否重返敵視俄羅斯的外交政策,客觀上導致包圍中國的印太戰略現缺口。

 

美國長久以來, 白宮和國會大部分時間視前蘇聯(現今俄羅斯)為敵人,美俄關係較為緩和的時間,要數至蘇聯解體後約20年,至2011年敍利亞爆發內戰為止。特朗普出任美國總統後,美俄關係又逐漸緩和。從美國的印太戰略布局來看,除了日本、澳洲和印度這三大核心國,要完全實踐印太戰略,美國必須得到與中國邊境接壤的俄羅斯配合。

 

當下中國對於美國的威脅一如冷戰年代的蘇聯,衝擊全球政經秩序和意識形態,明顯較普京治下的俄羅斯來得大。美國的印太戰略本身不涉及民主共和兩黨的政爭,也得到兩黨堅實支持,但特朗普對俄羅斯的態度被民主黨方面視為「通俄」,固此令人猜測拜登一旦勝選,是否重返敵視俄羅斯的外交政策,客觀上導致包圍中國的印太戰略現缺口。

來自中國的威脅日益漸增,若果美國有意完全實踐印太戰略對抗中國,那就必須得到與中國邊境接壤的俄羅斯配合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合作遏華符長遠利益

 

中國與印度於6月發生邊境衝突後,俄羅斯公開出售武器予印度加強防衞,美國也發表聲明支持印度維護主權,可見美俄兩國都有挾制中國這個目標。

 

印度在二戰後有份發起不結盟運動,在外交上選擇不倒向美國也不投向蘇聯,但一直以來與蘇聯(和後來的俄羅斯)保持良好關係。踏入2016、2017年,印太戰略繼承了重返亞洲戰略(Pivot to Asia),成為了美國的核心外交政策,印度獲美國視為印太戰略的核心國之一,與美國、日本和澳洲三國的經濟、政治及國防互動愈見頻密。經過是次中印衝突後,美俄同時更加重現印度的地緣戰略地位,印度日後在美國印太戰略所發揮的作用會更明顯。

 

除了透過印度,美俄長遠也有其他間接或直接合作的條件,圍堵中國。香港、台灣和南海是現時美國築起針對中國的防線前沿;而對俄羅斯來說,地緣上屬自家後院的中亞地區,近年被中國冒起的政經實力影響不斷加深,尤其中亞是中國「一帶一路」戰略構想的途經之地。

 

半個世紀前,毛澤東與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均有「中美合作抗蘇」的共同戰略目標,結果改變了世界格局。如今新冠肺炎加上中國的戰狼外交,徹底改變了國際社會對中國的態度,特朗普和普京理論上有「美俄合作抗中」的共同戰略目標。俄羅斯剛剛舉行了修憲公投,普京獲法理上容許擔任總統至2036年,故此這個潛在改變世界格局的戰略合作關鍵,回到美國、特別是特朗普身上。

民主黨曾向特朗普發動俗稱「通俄門」的政治攻擊,指責特朗普向俄羅斯出賣美國國家利益,而後來的「通烏門」醜聞也反映了大多數民主黨人仍存有恐俄心態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通俄」包袱重 民主黨難轉身

 

特朗普在2016年勝選後,美國情報部門指控特朗普勝出涉及俄羅斯介入,民主黨隨即發動俗稱「通俄門」(Russiagate)的政治攻擊,全方位塑造特朗普向俄羅斯出賣美國國家利益。這段時間,特朗普一改前任奧巴馬對俄羅斯的敵視態度:1)在外交上不再於克里米亞主權問題與俄羅斯多番糾纏;2)透過從敍利亞撤軍默許俄羅斯在中東據有地緣利益,放棄傳統以來在中東的絕對話事權;3)在北約軍費上與歐洲成員國出現分歧,最近更批准撤走部分在德國的駐軍,不再視歐洲為最堅實的軍事同盟夥伴。

 

外界視為特朗普有意修補美俄關係,但瓜田李下,特朗普的對俄政策被民主黨演繹為對俄示弱、出賣盟友利益。去年,特朗普捲入「通烏門」(Ukrainegate)醜聞,民主黨不滿特朗普為了個人政治利益,隨便把給予烏克蘭的軍事援助當作籌碼,要挾烏方做一些有利自身選情的事情,觸發民主黨在國會啟動彈劾程序,最後因參議院由共和黨控制而被否決。由此可見,即使4年以來民主共和兩黨已逐漸視中國為美國的最大威脅,防俄、恐俄心態仍然普遍存在於民主黨人之中。

 

民調結果預計,民主黨在今年11月的大選中可順利繼續掌控眾議院,而參議院方面兩黨爭持激烈。假如拜登成功擊敗特朗普,屬整體美國國家利益的印太戰略不太可能會被放棄,但在執行方法上,預期將與現時特朗普的做法有所分別,抗中的力度固然是各方關注的焦點,而「聯俄抗中」的構想也會成為疑問。

 

國際政治固然沒有絕對的朋友和絕對的敵人。按照現時的局勢發展,沒有人會詫異出現美俄聯手對付中國的一日,但對於民主黨來說,仍欠一個華麗轉身的理由。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郭耀斌)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一個時代的終結——中程導彈條約的壽終正寢與中美俄軍備競賽

美國退場阿富汗 俄羅斯摩拳擦掌

中美南海軍事博弈

南海再起波濤 東盟歸邊在所難免

中印俄會建立世界新秩序嗎?

印太戰略橫空出世 東盟建構「新」區域戰略角色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ditor@theglocalhk.com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