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亞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信報特約】印巴劍拔弩張 衝擊「帶路」鴻圖

印度和巴基斯坦這對長年勁敵,今年雙邊關係因克什米爾問題跌至久違了的低點:繼2月巴基斯坦擊落進入其領空空襲恐怖份子營地的軍機的事件後,印度最近又以總統的行政命令,廢除印度克什米爾控制區,即查謨—克什米爾邦(Jammu and Kashmir)的自治地位。事件固然讓印巴政治爭拗進一步升溫,而牛律大學聖安東尼學院國際關係博士生Samuel Ramani指出,這個爭議亦會打亂中國在中亞及南亞地區的戰略盤算。

 

印度和巴基斯坦這對長年勁敵,今年雙邊關係因克什米爾問題跌至久違了的低點:繼2月巴基斯坦擊落進入其領空空襲恐怖份子營地的軍機的事件後,印度最近又以總統的行政命令,廢除印度克什米爾控制區,即查謨—克什米爾邦(Jammu and Kashmir)的自治地位。事件固然讓印巴政治爭拗進一步升溫,而牛律大學聖安東尼學院國際關係博士生Samuel Ramani指出,這個爭議亦會打亂中國在中亞及南亞地區的戰略盤算。

中國在克什米爾地區中,控制了東部的阿克賽欽(Aksai Chin)和喀喇崑崙山脈(Karakoram)。Ramani指出,其中阿克賽欽令中國可以向延伸中亞延伸影響力的關鍵:「中國自1962年中印戰爭後,就已希望染指(克什米爾)這片土地。控制了阿克賽欽讓中國能夠這樣做。但又因為中國要維持與巴基斯坦的友好關係,故又要限制自己的野心。」他又說中國的南亞政策一直都「複雜而不平衡」(complicated and uneven),因為在中印戰爭後,中國全面傾斜向巴基斯坦,與巴方有緊密軍事合作,甚至支援對方發展核武。「胡錦濤年代晚期,中印關係曾經顯着回暖……但2017年中印在藏南洞朗(Doklam)地區發生衝突,加上一度與美印關係從數年前的低谷中恢復過來,令中國重返全面傾斜巴基斯坦的外交策略」Ramani如是說。

「中巴經濟走廊」是中國南亞政策及「一帶一路」的重要一環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而近年中國的南亞政策重點,自然是「一帶一路」當中的「中巴經濟走廊」(CPEC )。Ramani認為,CEPC的成敗取決於克什米爾地帶的穩定程度:「CEPC延伸往巴基斯坦西部的俾路支省(Balochistan),到西南部港口瓜達爾港(Port of Gwadar),而這條路線必須穿過克什米爾……如果(克什米爾地區)出現任何形式的軍事較勁,都會損害中國的利益。」據稱中國解放軍派遣了一些部隊去抑制克什米爾地區內的反CEPC示威浪潮,控制形勢,但Ramani明言,若克什米爾發生軍事衝突,中國即使出動解放軍也不能夠保護CEPC。

他又指出,CEPC是「一帶一路」的支柱之一,若CEPC的大計被打亂,加上目前伊朗受制裁不能隨意投資,「一帶一路」的南亞路線上就會形成一個巨大缺口,進而產生連鎖反應,衝擊中國在中亞地區的投資。在目前中美貿易戰如火如荼、中國國內經濟充滿下行壓力的現況下,北京實在難以承受「一帶一路」投資計劃有任何差錯。故所以對中國來說,今次克什米爾危機必須和平解決。

中國在印度祭出總統命令後,曾揚言印方的單方面行動「對中國而言是無效的」,不會影響中國的政策。不過Ramani認為,中國將會如何反應目前仍很難準確預測:「中國自然認為莫迪(Narendra Modi)廢除憲法370條(即賦予查謨—克什米爾邦自治地位的條文)之舉他們非常不利。中國在聯合國內大力支持巴基斯坦,呼籲雙方尊重其雙邊協議……不過整體中印關係,抑或是單單中國對克什米爾的政策會因應事件有什麼轉變仍然很難說。衝突風險仍然是(左右中國行動的)最大因素。即使印度再怎樣施壓,中國也一定不會放棄CEPC,為此中國甚至會不惜開罪印度,嘗試增加解放軍在當地的力量去保護CEPC。」

印巴兩國都是上海合作組織的成員,若果成員之間發生衝突就會令組織的聲譽嚴重受損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除此之外,美國的取態亦會左右南亞局勢發展:「美國國防部形容今次危機是印度內部事務,這種說法會強化美印關係,但伴隨而來的將會是美巴關係惡化,亦會令中印關係更為緊張;話雖如此,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此危機上的立場仍然很模糊。」

Ramani預期今次克什米爾危機仍然會繼續產生更多緊張局勢,但他同時預料,去到最後不論中印關係還是北京在當地的地緣戰略,都不會有巨大轉變:「(今次危機)最終會緩和成一般的安全議題。雖然我們不能排除類似2月時發生的事件會重演,但要惡化成全面戰爭還差很遠。我們不應看太多那些危言聳聽的言論,說克什米爾事件破壞了互信,甚至會危及『不先使用核武』政策的可靠性云云。」Ramani認為,巴基斯坦在聯合國高調回應事件,部份原因是要測試國際社會有多支持自己;然而,現在國際社會似乎大多都站在印度那一方。巴基斯坦知道現在把對印軍事手段升級,只會令自己在國際社會的聲譽嚴重受損。

Ramani又表示,巴基斯坦在終結阿富汗戰爭中仍然扮演關鍵的角色,而印度一直很警惕巴方會透過在背後支撐塔利班來報復印度的克什米爾政策,故長遠而言,把「阿富汗牌」提上談判桌將有助緩和緊張局勢。另一方面,印巴兩國都是中國主導的上海合作組織的成員,而成員之間就主權爭議發生衝突的話,將令上合聲譽不可逆轉地受損,所以中國一定會致力避免緊張局勢失控。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曾維駿)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莫迪能讓印度追上中國嗎?

中印俄會建立世界新秩序嗎?

從邊境爭議到貿易戰 - 中印政經腕力較量

中印再遇錫金前:劍指洞朗實為尼泊爾的沙盤推演

印巴新仇舊恨 - 從喀什米爾領土到宗教文明衝突

美國撤去巴基斯坦軍事援助 中巴關係更趨牢固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