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歐盟 軍事熱點

【信報特約】北愛「抗英戰事」不會重演

然而,英國若在無協議的情況下脫離歐盟,那些以歐盟框架為法理基礎的連結體系就會自動作廢。這對於北愛爾蘭內的民族主義者而言自然難以接受,分離主義很可能會再次興起。這自然會惹人憂慮「北愛爾蘭問題」會再重演;事實上愛爾蘭總理Leo Varadkar甚至警告,若無協議脫歐的情況發生,他不排除需要派軍隊駐守英愛邊境。

 

現時距離英國脫歐的「死線」剩下不足兩個月,但西敏宮內的政治鬧劇仍沒完沒了,把英國一步一步推向無協議硬脫歐的終局。過去多個月已有無數專家學者多番警告若此夢魘成真,英國經濟將受到何等毀滅性的衝擊;但脫歐影響的可不只是社會經濟,因為日後英國和屬於歐盟的愛爾蘭之間可能需要重設實質邊界,這將會涉及邊境控制,甚至形成國防安全的隱患:上年紀六十到九十年代,北愛爾蘭就是由於英愛兩國的政治分隔,出現持續多年的暴力活動,即著名的「北愛爾蘭問題」(The Troubles)。

 

愛爾蘭在1922年正式自英帝國獨立,但愛爾蘭島東北部阿爾斯特省(Ulster)9個郡當中的6個因為基督新教人口佔多數,於是選擇留在以新教聖公宗為國教的英國,而不加入以天主教徒為主的愛爾蘭,成為聯合王國的北愛爾蘭。不過北愛爾蘭內少數的天主教徒認為他們在當地的選舉權被剝削,終於到1960年代爆發民權運動,並逐漸由和平示威演變成暴力衝突。

 

後來武裝組織「臨時愛爾蘭共和軍」(Provisional Irish Republican Army,華語圈通常稱為「愛爾蘭共和軍」,IRA)崛起,他們裝備相當精良,除了各類自動步槍、重機槍等軍用槍械,還有各種炸藥和手榴彈,火焰噴射器,俗稱「火箭筒」的RPG-7火箭推進榴彈,以至是地對空導彈。他們利用這些武器,發動各種武裝襲擊以及政治暗殺,尋求「脫英入愛」;與此同時,被稱為「阿爾斯特保皇派」(Ulster Loyalist)的一系列親英派武裝組織也在北愛爾蘭針對天主教徒發動襲擊。衝突於是提升至準軍事的程度,成為冷戰時期除蘇聯外,最困擾英國的國安議題。

除了蘇聯以外,IRA在冷戰時期是英國最大的國家安全威脅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英軍在1969年發動「旗幟行動」(Operation Banner)以應付北愛爾蘭的準軍事衝突,結果一做就持續了37年,成為英國史上持續時間最長的單一個軍事行動。英軍在這37年間,於北愛爾蘭最多部署了約2.1萬名士兵,協助皇家阿爾斯特特警隊(Royal Ulster Constabulary)執行各種搜捕武裝分子及防範襲擊的任務,例如在特警隊執勤時提供軍事保護、在有嚴重暴亂以至武裝襲擊時協助鎮壓和迎擊等。

 

1998年英愛兩國簽訂《受難日協議》(Good Friday  Agreement),同意讓北愛爾蘭留在英國,直至當地民眾以公投決定「脫英」為止,並賦予當地極大自治權,暴力衝突才畫上句號,但多年來已造成逾3500人死亡,4.7萬人受傷。而親愛爾蘭的武裝分子願意收手,主因之一是由於當時歐盟體制已日漸成熟,同屬歐盟的英愛兩國在資金和商品流動方面幾乎沒有限制,而且品質標準統一,加上一直存在的英愛「共同旅行區」(Common Travel Area)讓兩國民眾可自由互訪,國境分隔有等於無,分離主義自然會冷卻下來。

 

然而,英國若在無協議的情況下脫離歐盟,那些以歐盟框架為法理基礎的連結體系就會自動作廢。這對於北愛爾蘭內的民族主義者而言自然難以接受,分離主義很可能會再次興起。這自然會惹人憂慮「北愛爾蘭問題」會再重演;事實上愛爾蘭總理Leo Varadkar甚至警告,若無協議脫歐的情況發生,他不排除需要派軍隊駐守英愛邊境。

北愛爾蘭民眾現今能在選舉將親愛爾蘭政黨成員送入議會藉此發動「脫英公投」,因此「抗英戰事」近乎不會重演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話雖如此,現時北愛爾蘭要回到從前暴力活動持續不斷地發生的局面,實在不太可能。首先,現時北愛爾蘭的自決權比以往大很多,若當地民眾果真不願留在英國,大可在選舉時揀選如新芬黨(Sein Finn)的親愛爾蘭政黨成員進入北愛爾蘭議會,讓議會根據《受難日協議》賦予的權利發動「脫英公投」,而不需訴諸暴力來試圖迫使英國放手。

 

再退後一步說,由於過去近二十年歐美飽受本土化的伊斯蘭恐怖活動威脅,英國反恐和防範襲擊的體系都因而有長足演進,防範境內武裝襲擊的能力及可用的手段,包括情報收集和分析、追蹤及監察可疑人士的方法,前線人員的戰術部署及配備,以至國家法律對軍火及其他可用作襲擊的物品的管制等,都與千禧年代前不可同日而語。換言之,即使北愛爾蘭及後真的出現暴力甚至恐怖活動苗頭,以現時英國警隊及反恐部門的能力也足以將之消除,而毋須動用主要用於對抗外國侵略的軍隊。

 

故所以即使在最壞的情況,英國決定在北愛爾蘭的邊界部署軍隊,也都會是象徵意義遠大於實質需要的舉動。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曾維駿)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英國難自救 歐盟應“斬纜”

莊漢生的豪賭

死而不僵的文翠珊政府:失能的英國政壇將是“無協議脫歐”的元凶

盡失歐洲融合紅利 帝國回歸島國

脫歐與否 英國人都無法擺脫混亂

當愚昧戰勝理智之後:被聯合王國脫歐的蘇格蘭和北愛爾蘭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