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政經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東亞

【信報特約】北京踩入後院 美友台政策盡出

隨着中國經濟影響力不斷上升,以財政利誘台灣的邦交國「投誠」愈見容易,甚至擴展至中美洲及加勒比海這個美國後院,巴拿馬、多米明尼加和薩爾瓦多近年先後「棄台投中」可見一斑。美國國務院迅速回應,一舉召回駐3國的大使,又威脅降低與薩爾瓦多的外交合作關係,惟最終因內政因素而無疾而終。這一方面反映了《台灣旅行法》對美台關係有實質政治效果,同時顯示美國對台灣的保護有其局限。

 

自從台灣總統蔡英文在2016年12月致電祝賀仍是候任美國總統身份的特朗普起,美台關係逐漸起變化。而踏入2018年,特朗普首次宣布向中國徵收懲罰性關稅前數日,更簽署了《台灣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標誌着台灣主權問題將在美國全面抗中的戰略大轉移下,再次成為美國在政治和軍事上圍堵中國的重要一環。

 

隨着中國經濟影響力不斷上升,以財政利誘台灣的邦交國「投誠」愈見容易,甚至擴展至中美洲及加勒比海這個美國後院,巴拿馬、多米明尼加和薩爾瓦多近年先後「棄台投中」可見一斑。美國國務院迅速回應,一舉召回駐3國的大使,又威脅降低與薩爾瓦多的外交合作關係,惟最終因內政因素而無疾而終。這一方面反映了《台灣旅行法》對美台關係有實質政治效果,同時顯示美國對台灣的保護有其局限。

特朗普政府首任白宮幕僚長普里伯斯據報是促成特朗普與蔡英文通電話的關鍵人物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台獨組織長年華府游說

美國外交範疇上最廣為人知的說客組織,要數獲跨黨派猶太裔群體大額財政支持的美國以色列公共事務委員會(AIPAC),令美國一直以來在中東政策上,必先考慮以色列的利益及國家安全。同樣,自美台在1979年正式斷交後,台獨人物隨即在美國成立親台組織或花錢請說客公司,說服兩黨人物對台友好,抗衡自1972年以來美國主流的一個中國政策(One China Policy),當中有著名台獨領袖彭明敏等人創立的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

 

經過多年來的游說終見成果,促使了國會兩院分別成立了眾議院國會台灣連線(Congressional Taiwan Caucus)和參議院台灣連線(Senate Taiwan Caucus)關注台灣事務,也拉攏了不少華府政壇中人為台灣發聲。這些友台人物分布於兩黨(共和黨人佔的比例較大),且包括特朗普政府的前任及現任核心幕僚,促使友台動作或法案在近一兩年陸續公諸於世。

 

除了促成更多美台高層官員互訪的《台灣旅行法》,特朗普今年也簽署了包括強化台灣軍力戰備的《2019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 for Fiscal Year 2019)。對台友好的科羅拉多州共和黨參議員加德納(Cory Gardner),以及民主黨馬薩諸塞州參議員馬基(Edward Markey),今年先後聯手提交《2018年亞洲再保證倡議法》(Asia Reassurance Initiative Act of 2018)和《2018年台灣國際參與法》(Taiwan International Participation Act of 2018),連同去年動議的《2017年台灣安全法》(Taiwan Security Act of 2017),近兩年已先後有3項法案推動美台更多軍事交流,或促進美國協助台灣廣泛參與國際事務。

 

2016年年底促成特朗普與蔡英文通電話的關鍵人物,是特朗普政府首任白宮幕僚長普里伯斯(Reince Priebus)好友、多年來獲視為重要的美國友台代表葉望輝(Stephen Yates)。故此要說特朗普和國會友台,不但是本身民主共和兩黨抗中大戰略的一部分,亦是台獨組織歷年直接或間接游說的成果。

薩爾瓦多與台灣斷交,特朗普也罕有發強硬聲明指摘中國干預別國內政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薩國案例顯美投鼠忌器

薩爾瓦多政府於8月趁蔡英文結束外訪之際,突然宣布與台灣斷交,台灣傳媒及後爆出,一切源於蔡英文拒絕在虧蝕風險下,注資40億美元購入薩爾瓦多聯合港(La Union)港口的特許經營權,並可能涉及選舉政治獻金,引來北京利誘明年總統選舉民調仍落後的執政黨馬蒂民族解放陣線(FMLN)棄台。

 

早在今年7月,美國駐薩爾瓦多大使梅內斯(Jean Manes)便警告中國有意以財政援助方式掌控薩爾瓦多聯合港港口,日後亦可能變成中國在拉美的軍事據點。在地緣政治因素下,薩爾瓦多與台灣斷交後,兩名友台國會議員加德納和佛羅里達州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威脅立法,中止美國對薩爾瓦多的經濟援助,友台多年的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甚至提議禁止部分薩爾瓦多公民入境。特朗普也罕有發強硬聲明「挺台」,指摘中國干預西半球國家的內政,並表明重新審視美國與薩爾瓦多的關係,而他在早前的聯合國大會上,更暗示只有美國的朋友才有資格獲經濟援助。可是,受制於內政問題,美國會否為台灣出頭而懲罰棄台的薩爾瓦多,仍存疑問。

 

《紐約時報》今年9月底引述華府官員報道,指出美國打擊非法移民行動的計劃中,薩爾瓦多是重要合作夥伴,令國務院方面擔心一旦削減給予該國的經濟援助,將可能導致薩爾瓦多拒絕與美國合作。報道又稱,有華府高層希望北美洲與中美洲國家之間的經濟及安全事務高層官員會議能繼續順利舉行,暗示不欲因為要懲罰薩爾瓦多而令會議起波瀾。報道未有提及會議名稱,但明顯暗示是美洲開發銀行(IDB)的中美洲北三角地區繁榮聯盟合作計劃(Plan of the Alliance for the Prosperity of the Northern Triangle)。

 

除了墨西哥,薩爾瓦多、危地馬拉和洪都拉斯均是美國境內非法移民主要來源地,美國透過該上述計劃,支援3國政府阻止他們的公民非法入境美國。危地馬拉和洪都拉斯現時均是台灣邦交國,如果北京他日成功令危洪兩個與美國內政有密切關係的國家棄台,美國基於更重要的內政利益,同樣無能力阻止。

 

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最新在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有關特朗普政府中國政策的演講中,點名提到中國奪去上述3個原屬台灣的拉美邦交國,將影響台灣海峽局勢。同一時間,有美國國防官員透露,海軍有意在11月派軍艦駛經台灣海峽,向中國展示實力。隨着中梵簽訂承認官方任命教的協議,台灣很大機會將失去餘下唯一的歐洲邦交國,同時可預期北京將繼續奪取台灣餘下的友邦,美國的友台政策短期內實質幫助不大。但在新冷戰格局下,觀乎彭斯和美軍的姿態,友台是華府的長遠投資方向,需要時間才能得到回報。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郭耀斌)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消失的蜜月期:美國新總統的亞太安全困局

爲什麽要關注美國總統大選

大西洋同盟的終曲?美國正將德國徹底推向歐洲

美國外交鐘擺 重歸現實主義

進擊的中國——澳紐在南太平洋的戒慎恐懼

台俄關係之發展:從國際經貿角度談起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