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信報特約】刻意為之的政治大戲?談烏克蘭軍艦扣押案

事實上,早在烏克蘭選舉開打之際,便有諸多評論指出,現任總統波羅申科有著輸不得的壓力。由於和國內寡頭間的密切交流,若波氏無法續任總統,很可能將面對一連串財務調查,甚至受到人身安全的威脅,是故其必定會徹底使用當前的總統職權以助長支持率。根據基輔國際社會研究所今年初做的研究,波羅申科已與烏克蘭媒體寡頭達成協議,在所有新聞中盡量減少批評總統的言論。而俄烏關係自然也是一大賣點,除了宣示將重新推行去俄語化運動外,波羅申科也促成烏東正教會脫離莫斯科的掌握。而此次烏克蘭總統的另一位候選人,前總理季莫申科也曾預言,波羅申科肯定希望烏克蘭爆發新戰爭,這樣他就可以宣布戒嚴取消大選了。從這些評論看來,這次的軍艦事件或許不過是波羅申科選舉造勢的一顆旗子罷了。

 

11月25日早晨莫斯科時間七點整,3艘烏克蘭軍艦在試圖從黑海駛往刻赤海峽之際,以非法進入臨時閉關的俄屬海域,侵犯俄羅斯國界為由,而遭到俄聯邦安全局居留。儘管俄羅斯在軍艦穿越海峽當下便立即發出提船訊號,扣押船隻後也明確表達是依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而做的合法處置。但烏克蘭政府依舊將此事定調為對國家安全的威脅,並宣布於11月25日起,烏克蘭將實施為期30天的戒嚴。這起軍艦事件無疑對自2015年簽署明斯克協議以來,相對平和地俄烏雙方關係,帶來沉重的打擊。

 

俄烏關係近年衝突不斷

2013 年年底,由於烏克蘭前總統亞努科維奇(Victor Yanukovich)宣布暫停與歐盟簽署聯繫國協定,恢復和俄羅斯、白俄羅斯與哈薩克三國所組成之「關稅同盟經貿合作」的談判,親歐反對派人士遂於基輔廣場發動示威活動,要求政府重新簽署歐盟聯繫國協定。

2014年2 月 21 日,在經由歐盟與俄羅斯代表協調下,烏克蘭政府與反對派針彼此決議在 9 月前完成憲法改革, 12 月前舉行總統大選。而在反對派組成過渡政府後,旋即宣布取消俄語在部分城市的官方語言地位,此舉引發俄羅斯裔民眾激烈反彈,分離主義更在俄羅斯族人口占多數的克里米亞自治共和國逐漸擴散。

2014 年 3 月 16 日,克里米亞舉行全民公投,結果顯示將近 97% 的投票者支持克里米亞併入俄羅斯。3 月 18 日,經由俄羅斯杜馬審查,總統批准的方式,於 21 日正式設立「俄羅斯克里米亞聯邦管區」,繼而在 4 月 11 日透過憲法的修訂,將克里米亞地區納入俄羅斯聯邦主體,並寫入條文。而烏克蘭基輔當局則認為,克里米亞依舊屬於烏克蘭,只是「暫時被俄羅斯佔領」。

2018年5月,俄國政府斥資2280億打造的克里米亞大橋正式完工。此大橋長達19公里,長度高居歐洲第一,橫跨黑海與亞速海之間的海峽,也連結俄羅斯南部的克拉斯諾達和克里亞米半島的刻赤。根據俄國政府評估,這座大橋將可打開俄羅斯南部的陸路通道,減緩克里米亞回歸俄羅斯後的運輸問題。而烏克蘭政府表示,非法打造克里米亞大橋是對烏克蘭主權的又一侵犯,此外相關橋樑建設將會使得烏克蘭較大船隻無法穿越該橋到達亞速海港口。

其中一艘被俄羅斯扣留的烏克蘭軍艦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軍艦事件後各方回應

在扣留烏克蘭軍艦後,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立即對外表示,由於烏克蘭海軍在赤刻海峽的行為非常危險,對海陸交通遭成威脅,所以俄羅斯依據《聯合國憲章》與《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以及其他多次要求各國尊重別國主權的國際法律文件而採取此處置。

而烏克蘭則顯然不能苟同俄羅斯的做法。除了宣布戒嚴外,也開始限制16至60歲的俄羅斯男性公民入境烏克蘭。烏政府也下令將國內軍工業,例如核電廠,水力發電廠,化學工業設施等單位轉向特殊模式運作,並對戒嚴地區預備役人民實施訓練。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Petro Poroshenko)更在媒體呼籲,希望國際上對烏克蘭相對友善的德國應派遣軍艦至亞速海,以提供烏克蘭安全保障。

此外,不同的國際聲浪亦排山倒海而來。先是聯合國安理會在事件隔日,由美國代表拒絕審議,由俄羅斯提出的赤刻海峽局勢問題。美國常駐聯合國表示,堅決支持國際公認的烏克蘭主權和領海完整。而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則宣布暫緩與俄國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即將到來的阿根廷會面。

相較於美國的堅定回應,其他各方立場則顯得猶豫。聯合國秘書長發表聲明,認為俄烏兩國應根據《聯合國憲章》,利用一切和平手段緩和緊張局勢。歐盟內部更是意見兩極,先是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呼籲基輔當局保持冷靜並婉拒出兵要求。奧地利外交部長也表示,是否對俄羅斯實施新制裁還有待討論。義大利副總理則堅決反對制裁俄羅斯。而歐盟外交特別顧問則投書《歐洲政治周報(Politico Europe)》,呼籲歐洲對俄羅斯採取新措施。

 

有人認為軍艦越境事件當中渉及政治考量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刻意為之的軍艦衝突?

由於此次軍艦事件有諸多可議之處,讓人不得不重新反思,究竟這場軍艦越境事件背後是否有特定的政治考量?

首先是為何這場衝突的地點:赤刻海峽。該海峽是連接黑海和亞速海的水道以及唯一航道,而亞速海是烏克蘭東部各省的唯一出海口。在今年克里米亞跨海大橋落成後,俄羅斯以大橋安全為由,加強檢查進出赤刻海峽的烏克蘭船隻,引發基輔政權高度不滿。烏克蘭總統便成表示,若船隻無法經赤刻海峽運送貨物,烏克蘭每日會有數以萬計美元的經濟損失。是故,本次事件發生的地點,早已是烏克蘭頗有積怨的目標。

而11月底的衝突發生與戒嚴實施時間則更是巧妙。烏克蘭明年三月底即將舉行總統大選,而因為烏克蘭自2014年爆發衝突後,景氣表現低落,腐敗問題更甚嚴重,使得現任總統波羅申科(Petro Poroshenko)民調表現始終不佳。最新民調亦顯示,波羅申科在所有總統候選人中支持率僅有9.9%,遠遠落後於前總理季莫申科(Yulia Tymoshenko)的20%[1]。這也使得烏克蘭國內反對派議員質疑,連在克里米亞事件時,烏克蘭政府都不曾頒布戒嚴令,何以在大選前夕,現任總統支持度又如此低靡的情況下,需要實施戒嚴呢?而如今的戒嚴是否會影響公民在明年行使投票權?是否會有影響在野黨的選舉動員?而種種困惑,都讓許多異議人士開始懷疑,波羅申科不過是想藉著人民對克里米亞大橋的不滿,而上演了這齣逆選支持度的政治事件。

 

早有人預言的政治大戲

事實上,早在烏克蘭選舉開打之際,便有諸多評論指出,現任總統波羅申科有著輸不得的壓力。由於和國內寡頭間的密切交流,若波氏無法續任總統,很可能將面對一連串財務調查,甚至受到人身安全的威脅,是故其必定會徹底使用當前的總統職權以助長支持率。根據基輔國際社會研究所今年初做的研究,波羅申科已與烏克蘭媒體寡頭達成協議,在所有新聞中盡量減少批評總統的言論。而俄烏關係自然也是一大賣點,除了宣示將重新推行去俄語化運動外,波羅申科也促成烏東正教會脫離莫斯科的掌握[2]。而此次烏克蘭總統的另一位候選人,前總理季莫申科也曾預言,波羅申科肯定希望烏克蘭爆發新戰爭,這樣他就可以宣布戒嚴取消大選了[3]。從這些評論看來,這次的軍艦事件或許不過是波羅申科選舉造勢的一顆旗子罷了。

 

[1] Ukrainian presidential election outcomes remain unpredictable, expert notes,

http://tass.com/world/1034287

[2] Is the lesser evil still evil? How Poroshenko will run for re-election,

Is the lesser evil still evil? How Poroshenko will run for re-election

[3] 烏克蘭總統還沒決定是否參加大選民調稱95%民眾反對其連任,https://new.qq.com/omn/20180923/20180923A1IA6Y.html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湯鈞佑)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烏克蘭的價值如何正被削弱?

向東進擊的戰鬥民族:俄羅斯的遠東拓荒

新任總統普京的難題:俄羅斯90年代經濟轉型回首

被遺忘的入侵者:俄羅斯與中亞的前世今生

為何俄國人如此支持普京?——俄國政壇「不死鳥」前後任期之回顧與前瞻

歐盟的「危」與「機」-「能源大動脈」如何本同末異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