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俄羅斯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信報特約】俄羅斯反制顏色革命戰略2.0

相對烏克蘭、高加索三國,白羅斯問題的複雜程度較低,莫斯科可藉此制訂對俄羅斯有利, 盧卡申科及白羅斯人民雙方接受的方案,以迎接未來的挑戰。不然,玫瑰革命與廣場革命後引發的衝突導致格魯吉亞與烏克蘭遠離俄羅斯,也非莫斯科所樂見。

 

白羅斯總統大選後爭議持續不斷,盧卡申科前往索契與普京會面,外界關注是俄方幫助其渡過經濟難關的15億美元貸款。不過,會後進一步確認的白羅斯憲政改革更值得留意,因為當中涉及俄羅斯正在調整的反制顏色革命戰略,以確保前蘇聯區域地區安全。

 

對比其他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白羅斯理應是出現政局動盪可能性最低的兩三個國家之一。然而,連這個「安全系數」如此高的盟友也發生持續一個多月的示威,莫斯科無可避免思考同一幕會否在政體相近的國家出現。俄羅斯首個挑戰便是10月舉行的塔吉克總統選舉,爭取連任的拉赫蒙(Emomali Rahmon)自1992年擔任總統,也是現時前蘇聯國家年資最高的國家元首。2021年,則有烏茲別克總統大選。假如過了這兩關,真正的挑戰將是2024年到2025年,土庫曼、哈薩克、阿塞拜疆及白羅斯都在這兩年舉行總統大選。理論上,外界對這些國家的民主化相當悲觀,出現劇變的可能性也不大。正如白羅斯,只要明斯克當日不DQ、不拘捕候選人,導致季哈諾夫斯卡婭代夫出征,民意不可能一下子逆轉。但政局往往因一兩個決定而改變,加上以上的元首,不是執政二十多年(如塔吉克、白羅斯),就是子承父業(如阿塞拜疆),人民始終會思考是否接受領袖永續執政。而莫斯科重視以上選舉日程的原因是俄羅斯下屆的總統選舉正正是2024年舉行,一國出現示威可能觸發連鎖反應,情況好比2000年代的顏色革命。

哈薩克「國父」納扎爾巴耶夫先行「退位」,仍一定程度避免人民認為他是戀棧權位,從而讓接班人安然連任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adrotate group=”3″]

如何處理白羅斯現時的困局,便成了俄羅斯未來數年應對親俄威權主義國家政局變數的案例。當然,最理想是這些國家自行拆解難題。例如,哈薩克「國父」納扎爾巴耶夫就先行「退位」,即使擔任國安會議主席,仍一定程度避免人民認為他是戀棧權位,讓接班人安然連任。

 

不過,像納扎爾巴耶夫知所進退的畢竟是少數。假若真的在選舉後爆發示威,俄羅斯又應如何面對?我們可以參考2018年亞美尼亞版「天鵝絨革命」。亞美尼亞獨立後受貪腐問題困擾,到2018年,當了十年總統的薩爾基相(Serzh Sargsyan)又想借政改當總理永續執政,觸發這個高加索國家大規模示威。美國斯通希爾學院教授奧漢尼揚(Anna Ohanyan)指出這場革命之所以成功,關鍵在於示威者將示威局限於國內,避免被扣上勾結外國勢力的帽子。其次,革命後當上總理的帕希尼揚 (Nikol Pashinyan)在過程中持續表示,假如革命成功,將不會疏離俄羅斯。最後,帕希尼揚在革命初期與當時的政權維持正式與非正式談判,使整個過程相對有序。

 

亞美尼亞「天鵝絨革命」對俄羅斯有所啟發的原因是該國亦示範了一次在民主化的同時,沒有改變其親俄立場,更具體的是亞美尼亞沒有退出俄羅斯主導的歐亞盟。不過,歐亞盟作為俄羅斯外交工具仍有待制度化。例如,聯盟需釐清將來會發展成類似歐盟的超國組織,抑或是國際組織。因前者涉及國家主權,即使白羅斯、哈薩克也會有戒心。另外,對俄羅斯而言,歐亞盟或歐盟會員國地位只可二選一,與歐盟簽訂聯繫國協定(EU Association Agreement)也可能遭到施壓(如烏克蘭)。相反,歐盟除會員國地位、聯繫國協定外,還有全面加強夥伴關係協議(CEPA),讓已加入歐亞盟的亞美尼亞與歐盟加強經貿關係。俄羅斯需思考如何在歐亞盟的框架下開拓不同的外交工具,使其對前蘇聯、東歐國家外交更為靈活。

2018年的亞美尼亞版「天鵝絨革命」示範了一次在民主化的同時,沒有改變其親俄立場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adrotate group=”3″]

事實上,前蘇聯國家民主化對俄羅斯不會造成「一鋪清袋」的結局。以烏克蘭為例,橙色革命後,被視為親俄的亞努科維奇就成功透過選舉上台。在摩爾多瓦,自由派政黨固然親歐盟,但「重返執政」的共產黨亦然。到後來兩派長期拉鋸無果,造就親俄的社會主義黨(PSRM)崛起,現已成為該國國會最大黨。基於地緣政治現實與經濟合作,這些國家不可能長期與俄羅斯交惡,靠近俄羅斯仍為選項之一。

 

相對烏克蘭、高加索三國,白羅斯問題的複雜程度較低,莫斯科可藉此制訂對俄羅斯有利, 盧卡申科及白羅斯人民雙方接受的方案,以迎接未來的挑戰。不然,玫瑰革命與廣場革命後引發的衝突導致格魯吉亞與烏克蘭遠離俄羅斯,也非莫斯科所樂見。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馮南樓)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是時候摒棄「前蘇聯國家」的標籤

俄羅斯疫情持續,如何打擊塔吉克和吉爾吉斯經濟?

盧卡申科的歷史抉擇

烏克蘭的價值如何正被削弱?

肺炎淨土中亞「北韓」 疫情下弱點盡露

哈薩克「超級總統」:執政 28 年凌駕法律,剛退位就成為「首都的名字」──怎麼辦到的?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ditor@theglocalhk.com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