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信報特約】伊朗革命未修成 神權政治待糾正

值得一提的是,哈梅內伊過往30年一直令國內不同派系互鬥,使他們無法獨大,以這策略確保自己的超然地位,但其繼任人幾可確定無法繼承他對伊朗政治的支配性地位。若然伊朗領導階層仍然沿用過往40年的管治模式,伊朗國運勢必江河日下。

 

伊朗革命踏入40周年,兜兜轉轉,美伊關係再度跌入冰點。1979年,流亡多年的伊斯蘭教士霍梅尼(Ayatollah Ruhollah Khomeini)趁巴列維國王赴美治癌之際,重返伊朗發動伊斯蘭革命,迅速推翻巴列維政權並建立了反西方(尤其反美)的神權國度。自此美國一直把伊朗列入制裁的黑名單,直至伊朗於2015年與西方列強達成伊朗核協議才首獲解禁。然而,美伊關係緩和不足兩年,美國便再選出一個對伊朗取態強硬的總統──特朗普。兩國關係重新響起警號。去年特朗普更單方面退出伊朗核協議和重啟制裁伊朗,加上近日爆出前美國空軍情報人員威特(Monica Witt)涉向伊朗洩露軍事機密而遭受美國司法部起訴,一連串事件令美伊關係雪上加霜。

美伊關係緩和不足兩年因特朗普上台而重新響起警號,新一輪制裁也令伊朗經濟萎靡不振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遭美再制裁 強硬派謀奪權

現任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原計劃透過簽署伊朗核協議改善與西方關係,從而為伊朗經濟復甦創造有利條件,但他的努力已隨着美國再次制裁伊朗而付諸東流。根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美國針對伊朗石油和銀行的制裁,使里亞爾(伊朗貨幣)過去一年貶值超過70%。此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計,伊朗經濟於今年將收縮逾3%。

伊朗經濟萎靡不振,民不聊生,導致去年國內多處地方爆發示威騷亂,當中有不少人把矛頭指向魯哈尼未能兌現競選承諾。

更甚的是,特朗普的伊朗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激化了伊朗人民仇美恐美的情緒。伊朗強硬保守派批評魯哈尼錯誤相信西方世界,並伺機藉美國重新制裁伊朗圖謀反撲奪權。昔日積極參與伊朗與核協議談判的伊朗外長札里夫黯然請辭,雖然魯哈尼事後拒絕了辭呈,但外界仍解讀為伊朗強硬保守派捲土重來的先兆。再者,年屆八十的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一直屬意反美革命意識形態強烈的政治領袖擔任他的接班人。如今美伊再交惡,或許會加速伊朗強硬保守派勢力重新抬頭。

然而,伊朗政經問題叢生的關鍵不止源於受到西方世界的制裁,單純高舉反西方世界的政治意識形態無助解決根本性問題。比方說,伊朗建立教士治國的神權國度後迅速把國內的主要產業國有化,試圖借助國營企業的盈餘補貼國家福利政策支出,但由於管理不善和嚴重貪腐問題,所以不少國營企業負債纍纍,反過來須由國家補貼方可勉強營運下去。另外,歷屆伊朗政府均無法改變國家過分依賴出口石油支撐國內經濟的格局,伊朗的經濟發展遂受到全球油價波動影響而處於被動狀態。

尤有甚者,昔日熱情投身伊朗革命的群眾中,如今有部分已體會到伊朗神權政治虛偽的一面:過往40年,教士治國彷彿是肅清異己、鞏固既得利益階層的代名詞。認清殘酷事實後,伊朗人民近年已遠不如以往般受革命意識形態的支配。在最近一次的伊朗總統選舉中,政治立場強硬保守的候選人萊希(Ebrahim Raisi)因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擔任法官期間,擔當國家高壓統治的代理人而遭受選民唾棄,民眾轉趨理性由此可見一斑。

況且,伊朗政局同樣出現世代之爭情況。目前伊朗30歲或以下的平民佔整體人口大多數,他們未必嚮往美國的文化軟實力,但對西方世界的整體觀感遠不如上一輩那麼負面。

現今30歲或以下的平民佔整體人口大多數,他們對西方世界的整體觀感遠不如上一輩那麼負面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年輕一輩反對教士治國

與此同時,伊朗政府雖為年輕一輩提供教育津貼補助,但它對解決青年失業率長期高企的問題始終束手無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數據顯示,每年伊朗有逾15萬受教育的年輕人離鄉別井尋求更佳的發展機會。受高等教育的伊朗年輕人大多反對國家延續教士治國的傳統。

不過,對不少伊朗人民來說,昔日腥風血雨的經歷仍然歷歷在目。因此,縱然如今伊朗內外交困,但他們也不會輕率再次支持革命政變。如果外界希望伊朗短期內再一次出現類似革命形式的翻天覆地轉變,恐怕要失望居多。但即使伊朗政權能以教士治國的名義維繫下去,她亦須作出一系列的變革來回應時代的轉變。

值得一提的是,哈梅內伊過往30年一直令國內不同派系互鬥,使他們無法獨大,以這策略確保自己的超然地位,但其繼任人幾可確定無法繼承他對伊朗政治的支配性地位。若然伊朗領導階層仍然沿用過往40年的管治模式,伊朗國運勢必江河日下。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楊庭輝)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為何美國豁免伊朗石油制裁?

【核協議之後】對伊朗「不忠」、「腳踏多條船」的俄羅斯,如何在西亞外交戰中「全拿」?

新世代欠發展 敲響神權體制喪鐘

各懷鬼胎 回教國反應迥異

中東,認同的旗幟:伊斯蘭與民族主義的對撞(上篇)

中東,認同的旗幟:伊斯蘭與民族主義的對撞(下篇)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