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軍事熱點

【信報特約】伊拉克淪為伊朗附庸 氣焰日盛終引火自焚

伊朗能夠在伊拉克過份擴張,歸因於宏觀區域形勢及國內政治等複雜因素。2003 年,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與伊朗並駕齊驅的伊拉克被美國攻陷,強人薩達姆政權倒台,頓時令區域權力失衡。蘇雷曼尼時代下的伊朗,藉機滲透伊拉克。

 

2020 年首宗憾動國際社會的危機,必定是伊朗強人蘇雷曼尼之死。伊朗精銳部隊「聖城旅」指揮官蘇雷曼尼,被喻為伊朗的區域軍事外交建築師,地位僅次於最高領袖哈梅內伊。暗殺事件令伊朗失去一名猛將,打擊沉重。

 

這些年來,伊朗對伊拉克過度滲透、操控,直到近來失去節制,終於釀成危機。突如其來的暗殺事件,不過是美國對伊朗的警告。

蘇雷曼尼帶領的「聖城旅」曾協助伊拉克打擊境內伊斯蘭國勢力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區域權力失衡 伊朗默默耕耘

 

伊朗能夠在伊拉克過份擴張,歸因於宏觀區域形勢及國內政治等複雜因素。2003 年,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與伊朗並駕齊驅的伊拉克被美國攻陷,強人薩達姆政權倒台,頓時令區域權力失衡。蘇雷曼尼時代下的伊朗,藉機滲透伊拉克。

 

例如,在 1980 年代由一群伊朗軍官及薩達姆政權流亡者組成的伊拉克什葉派軍旅「巴德爾組織」,於 2003 年戰爭後返回伊拉克。另一親伊朗民兵組織「真主黨旅」亦在此時成立,由同樣死於暗殺的穆罕迪斯領導。這些零散的軍旅都與伊朗「聖城旅」關係密切,同宗同派,受其資助、訓練。

 

其後,2014 年伊斯蘭國迅速崛起,弱勢的伊拉克政府無力招架,除了讓美軍重新駐軍以協助其反恐及訓練軍隊之外,亦引入伊朗軍援。在伊朗「聖城旅」積極協助下,「巴德爾組織」、「真主黨旅」等七大親伊朗軍旅合併成「人民動員」,成為了國內應付伊斯蘭國的軍事主力之一。當時的區域形勢發展成為關鍵,為兩伊軍事合作打下深厚根基。

 

除了一起對付伊斯蘭國之外,面對伊拉克庫爾德地區獨立公投,伊朗亦透過軍事干預伊拉克政局。2017 年 9 月,逾 9 成庫爾德人壓倒性地支持獨立,惟伊拉克中央政府反對,令雙方陷入僵局。不久,「人民動員」次長穆罕迪斯以保護什葉派土庫曼人為名,揮軍北上庫爾德地區南部城市基爾庫克,「聖城旅」的高級軍官亦參與其中。因當地第二大庫爾德族政黨「愛國聯盟」棄城,使巴格達政府成功收復自 2014 年失去的石油重鎮。伊朗高調地軍事干預伊拉克內政,遭美國時任國務卿蒂勒森譴責。雖然美國冷眼看待庫爾德公投,但此時伊朗的行為已被白宮看在眼內。

 

不只軍事,德黑蘭對巴格達的政治統戰亦下了不少功夫。什葉派大黨、與伊朗素有淵源的「達瓦黨」領袖馬利基,戰後擔任伊拉克首任總理。在前朝慘遭伊斯蘭遜尼派世俗統治者迫害的什葉派,戰後都掌握政治實權,自然與伊朗越走越近。

 

然而,馬利基因應付伊斯蘭國不力而下台,繼任總理阿巴迪略略調整了外交方針。巴格達政府及輿論開始擔心伊拉克過於依賴伊朗,因此希望與周邊遜尼派阿拉伯國家修補關係,借沙地阿拉伯之力平衡伊朗。在野本土派什葉派教士薩達爾也有此憂慮,原本親伊朗的他,近年漸走民族主義路線,除了貫徹反美,亦冀伊拉克變得自主。

 

可是,要擺脫伊朗的控制並不簡單,原因有二。第一,近年親伊朗軍旅在伊拉克政治體制內的影響力大增。在 2014 年還是依靠執政聯盟「法治國家聯盟」晉身國會的「巴德爾組織」,於上屆國會選舉另起爐灶,與其他親伊朗軍旅組成「法塔赫聯盟」並大勝,成為國會第二大政治聯盟,僅次於由薩達爾和共產黨組成的「前進」。在前交通部長兼「巴德爾組織」領袖阿米里帶領下,脫離原本的執政聯盟,異軍突起,其影響力不容小覷。

 

其次,伊拉克國內政治結構存在先天缺憾。過去數屆國會選舉,政治聯盟之間的宗教、意識形態、民族分野鮮明 —— 不只出現「什葉派與遜尼派」、「阿拉伯人與庫爾德人」等等對立,亦故於歷史緣由,令彼此分歧更趨劇烈。加上,伊拉克國會選舉實行比例代表制,就算政黨間透過組合政治聯盟參選,亦逃不過碎片化的政治生態,此現象令政府內閣長期處於弱勢。2018 年國會大選後,各方足足用了五個月才達成共識,選出馬哈迪成為總理。

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於除夕夜受到親伊朗民兵襲擊,美國最終決定暗殺蘇雷曼尼作回應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弱勢政府讓德黑蘭乘虛而入

 

過於分裂的政治生態,催生缺乏權威的弱勢政權。自上年 10 月始,伊拉克全國持續發起「反貪、反伊朗操控」示威遊行。事實上,政府內閣在應付這場危機的作為有限,反而阿米里能夠左右大局,擁軍自重,指揮親伊朗軍旅暴力鎮壓示威。即使薩達爾及什葉派大阿亞圖拉西斯塔尼出面調停,或是其後馬哈迪自願請辭,阿米里的權力依然大到無可約束。更重要是,哈梅內伊直接命令伊拉克示威者依法達成訴求,又譴責美國及西方國家干預,使阿米里有聽命德黑蘭執行鎮壓命令之嫌。由此可見,伊朗如何影響伊拉克政局,了了可見。

 

直至最近,伊拉克於除夕夜發生的「班加西事件 2.0」成為危機導火線。親伊朗民兵率領示威者,在巴格達綠區「無警時份」下攻擊美國大使館,此行為對任何國家來說,都是十分侮辱。美國面對伊朗在伊拉克不受制約的挑釁,最終選擇以暗殺對方猛將蘇雷曼尼作還擊。

 

多年來伊朗在伊拉克不受管束地滲透和擴張,助長銳氣,近日又勾起美國人對「德黑蘭人資危機」的傷痛歷史,刺激白宮作出反擊。這反璞提醒伊朗,凡事皆有底線。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孫超群)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特朗普執意圍堵伊朗 四方八面皆不積極支援

特朗普圍堵伊朗兩連撃 成效如何待分曉

伊朗革命未修成 神權政治待糾正

為何美國豁免伊朗石油制裁?

中東,認同的旗幟:伊斯蘭與民族主義的對撞(上篇)

中東,認同的旗幟:伊斯蘭與民族主義的對撞(下篇)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