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信報特約】以色列版《吉姆克勞法》粉墨登場?

《民族國家法案》屬憲制性法律(以色列沒有成文憲法,但各條「基本法」獲視為實質憲法,須三分之二多數議員贊成才可推翻),受爭議的地方可歸納為三大重點:一、猶太人在以色列享有唯一的民族自主權;二、阿拉伯語由官方語言變成「擁有特別地位的語言」;三、建猶太殖民區屬國家價值,未來將繼續鼓勵有關做法。

以色列國會上月表決通過訂立《民族國家法案》,觸發國內反對派和國際社會強烈反響。未幾,兩名德魯茲裔(Druze)軍官公開向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辭職,亦有在野黨代表入稟法院要求擁翻該法律。由於有待法院裁決,難以一時斷定該法律是以色列版的《吉姆克勞法》(Jim Crow Laws),但可見猶太復國主義這個現代以色列立國論述,在今日自由民主的價值下備受挑戰。

《民族國家法案》屬憲制性法律(以色列沒有成文憲法,但各條「基本法」獲視為實質憲法,須三分之二多數議員贊成才可推翻),受爭議的地方可歸納為三大重點:一、猶太人在以色列享有唯一的民族自主權;二、阿拉伯語由官方語言變成「擁有特別地位的語言」;三、建猶太殖民區屬國家價值,未來將繼續鼓勵有關做法。

有色人種候車室是一種《吉姆克勞法》下的”著名產物”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當日法案表決通過後,即時辭職的最大反對派猶太復國主義聯盟(Zionist Union)阿拉伯裔議員巴勞爾(Zouheir Bahloul)指摘該法律是在憲法上把阿拉伯裔民眾排除在外。第二大反對派共同名單(The Joint List)的阿拉伯裔議員提比(Ahmad Tibi)更力斥這是「官方啟動的法西斯主義和種族隔離」。

除了南非,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六十年代美國南方州份統稱《吉姆克勞法》的一系列種族隔離法律是明文突出某一族群主體的著名例子。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在1896年的普萊西訴弗格森案(Plessy v. Ferguson)裁定,「隔離但平等」原則(separate but equal)沒有違反憲法第十四修正案的「平等保護」原則(equal protection),自此南方州份陸續立法隔離歐裔白人(佔人口大多數)和有色人種(佔人口少數)的政治、公民及教育權利,直至1954年布朗訴托皮卡教育局案(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 of Topeka)裁定州政府的隔離政策違憲為止。

除了外交上一直被指控在以巴衝突中濫殺巴勒斯坦人,以色列國內的人權狀況也一直受人權組織、阿拉伯裔組織和左翼組織批評。即使希伯來文和阿拉伯文同屬官方語言,以及所有公民均獲同等投票權,阿拉伯裔公民(包括穆斯林、德魯茲人及貝都因人)不論在制度或社會上均被受歧視,政策上亦往往優待猶太人。假如當局日後以《民族國家法案》為基礎,進一步限制阿拉伯裔公民的權利和社會地位,以色列社會將更加撕裂,管治風險愈來愈高。

最大反對派猶太復國主義聯盟領袖之一、前外長兼司法部長利夫尼(Tzipi Livni)在法例通過後強調,該法律突出「以色列是猶太人的家園」本身沒有問題,但由於1948年的獨立宣言提到「在以色列居住的族群,不論宗教、種族或性別,均會獲得平等的社會和政治權利」,有關法律要加入「平等對待所有以色列公民」的字眼,才能真正反映現代以色列的立國原則。

有學者批評以色列國會通過《民族國家法案》令以色列的民主價值及自決權利受損 (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失民主價值 損害自決權

1948年立國前,大量猶太人陸續移民至當時受英國託管的巴勒斯坦,準備加入成為現代以色列一分子,但仍有不少穆斯林、德魯茲人及貝都因人等非猶太裔族群繼續在原址居住,以色列建國一代便在建立屬於猶太人國家的字句外,加入平等對待其他族群的原則,成為了《基本法:國會》(Basic Law: The Knesset)等憲制法律列明以色列是「猶太及民主國家」(Jewish and Democratic State)的依據。

獨立智庫以色列民主研究所(IDI)主席普列斯納(Yohanan Plesner)認為該法律短期內只會有象徵意義,實際作用不大,但長遠來說,該法律沒有包含民主價值,容易給人攻擊猶太復國主義論述,最終損害以色列自決的權利。

完整的猶太復國主義論述源自《猶太國》(Der Judenstaat)作者赫茨爾(Theodor Herzl),時至今日,猶太人成功做到,建立了以該族群為主體的國家,但面對全球的人權意識不斷高漲,加上二戰大屠殺歷史逐漸遠離下一代的記憶,以單一族群為主體、訴諸傷痕記憶的國家論述明顯有所局限。內塔尼亞胡以一時之計拉攏極端猶太政黨,強化保守派猶太裔選民的族群意識,延續執政地位,整個以色列社會日後總要承擔這個責任甚至後果。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郭耀斌)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人籌碼漸少 右翼步步進迫

基督教猶太復國主義:以色列立國的「遙距」精神原動力

當穆斯林聖地落入異教徒手中,阿拉伯大國為何綁手綁腳,不敢大聲抗議?

與哈瑪斯和解:阿拉伯世界的另一場「兄弟之戰」

各懷鬼胎 回教國反應迥異

沙地形象鐵腕 盟友各懷鬼胎

向你的朋友分享這篇文章吧!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