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中亞 地區研究 學術經緯 專題研究 政經脈絡

【信報特約】以色列國會大選——內塔尼雅胡面臨的困境

內塔尼雅胡與美國總統特朗普關係友好,甚至印製與特朗普握手的大型廣告以增民意支持。但綜觀而言,內塔尼雅胡和甘茨的外交政策其實分別不大,尤其對伊朗和戈蘭高地的立場更是無異。特朗普對伊朗的態度強硬,而甘茨亦承諾會維持派兵至敘利亞迎擊伊朗,只要以色列的參與不變和內部政治穩定,特朗普和美方即大可放心。因此,縱然近日不少分析認為,特朗普高調承認以色列擁有戈蘭高地主權的決定有助內塔尼雅胡力挽狂瀾,但實際的選情仍然爭持競烈,不到最後一刻,仍不知鹿死誰手。

 

四月九日以色列將舉行新一輪的國會大選,但從美國在今年二月舉辦的華沙中東會議表示將在大選後方公佈最新有關以巴衝突解決方案的細節看來,料這次大選,華府對於尋求連任的總理內塔尼雅胡(Benjamin Netanyahu)並非百分百信賴。這次的大選,源自內塔尼雅胡執政聯盟内亂崩解,再加上内揆個人醜聞纏身所引起;在他的對手甘茨 (Benny Gantz)同樣在外交屬於鷹派來看,内塔尼雅胡並不一定有美國肯定,且連任成爲以色列歷年來執政最長的總理。

 

內塔尼雅胡今次大選的對手是同樣屬於鷹派的甘茨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以色列聯合政府內閣分歧成提早大選導火線

今屆以色列政府(四年一任)的任期原定直到今年十一月,但內塔尼雅胡領導的聯合政府內閣面臨成員分歧危機,以致國會需提前解散和舉行大選。今次聯合政府的分歧始於對哈雷迪猶太教徒徵兵法案。按照以色列《兵役法》規定,無論男女年滿十八歲均需服役,男性服役三年,女性則兩年,每年亦需服後備役,而阿拉伯裔公民和哈雷迪猶太教徒則可獲豁免。然而,二零一七年九月,以色列最高法院判定免除哈雷迪猶太教徒入伍乃違返憲法和對其他國民造成歧視,並給予以色列政府一年時間提交另一法案,以保障國民平等待遇。最高法院此一判決為內塔尼雅胡的聯合政府帶來極大政治危機。本身內塔尼雅胡執政聯盟在國會所佔的席位只是僅僅過半數,120席中佔66席,其優勢並不明顯。加上,前內閣成員國防部長利伯曼因不滿內塔尼雅胡政府與哈馬斯停火的決定,於上年十一月毅然辭職,並和其所屬的右翼政黨Israel Our Home黨友退出執政聯盟,使內塔尼雅胡執政聯盟於國會中只剩下61席(註一)。而以色列最高法院的徵兵裁決不但引起哈雷迪猶太教徒連續示威,國會中哈雷迪猶太教政黨對此裁決亦持反對意見,不但令執政聯盟中成員難有共識,國會中的反對聲音亦不容忽視(註二)。

內塔尼雅胡雖然與特朗普關係友好,但內塔尼雅胡和甘茨的外交政策其實分別不大,因此暫時仍不知鹿死誰手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醜聞纏身 內塔尼雅胡爭連任存隱憂

然而,這次國會大選除了有關哈雷迪猶太社群和世俗猶太人長期爭議外,內塔尼雅胡自身也面臨不小的政治危機。內塔尼雅胡及其妻子分別被指控不同罪名,以色列司法部長目前雖然未對內塔尼雅胡作出提告,但他的妻子已被控告挪用公帑、欺詐和背信罪。以色列司法部長指內塔尼雅胡將牽涉三宗案件:涉嫌行賄當地大型電訊公司Bezeq以換取其旗下新聞網站報導有關他自己的有利消息、協助以色列報紙Yedioth Ahronoth打擊商業對手而該報則只報導他的好新聞、透過不尋常途徑收受富豪朋友的巨額餽贈財物(註三)。若以色列司法部長決定對四月前起訴內塔尼雅胡,必然影響他的選情。

 

內塔尼雅胡不單要應付一連串的起訴,更要面對新冒起的政敵。前以色列國防軍參謀長甘茨於四月大選宣布不久後,隨即成立新政黨「以色列復興黨」(Israel Resilience Party)籌備是次大選。甘茨更與前財長及第二大黨主席拉皮德組成聯盟,以中間派參選,並承諾如若當選二人將分別執政兩年。中間派強調以色列社會大一統,拒絕內部撕裂和仇恨,並以處理以色列民生問題為執政目標:醫院爆滿、馬路失修和房屋短缺等。甘茨的賣點乃是他擁有超過三十年的軍事經驗,於競選宣傳片中亦強調他擔任以色列國防軍總參謀長時所指揮的行動中擊殺敵人數目,以突顯保家衛國的軍事強人形象。同時,他另一競選短片則一百八十度改變風格,用為下一代著想為由,指尋求和平並不羞恥,並擺出願意以和平方式解決以巴衝突的態度。至於對哈雷迪猶太教徒服役的立場,甘茨所屬的聯盟則表明他們不能豁免兵役義務。有論者認為內塔尼雅胡和他妻子涉嫌的賄賂醜聞,令內塔尼雅胡和甘茨所屬的政黨於民調中的表現已漸漸拉遠,粗略估計甘茨的政黨可比內塔尼雅胡的政黨取多五席,變數而在於內塔尼雅胡的醜聞會否成為他的致命傷(註四)。其中的隱憂是,若內塔尼雅胡連任成功,當他面臨司法部的三宗案件的起訴,聯合政府的執政必然大受打擊。

 

內塔尼雅胡與美國總統特朗普關係友好,甚至印製與特朗普握手的大型廣告以增民意支持。但綜觀而言,內塔尼雅胡和甘茨的外交政策其實分別不大,尤其對伊朗和戈蘭高地的立場更是無異。特朗普對伊朗的態度強硬,而甘茨亦承諾會維持派兵至敘利亞迎擊伊朗,只要以色列的參與不變和內部政治穩定,特朗普和美方即大可放心。因此,縱然近日不少分析認為,特朗普高調承認以色列擁有戈蘭高地主權的決定有助內塔尼雅胡力挽狂瀾,但實際的選情仍然爭持競烈,不到最後一刻,仍不知鹿死誰手。

 

註一:Wootliff, Raoul. 2018. “Crunch-time coalition meeting called on conscription bill, as elections loom,” The Times of Israel, 24 December, retrieved from: https://www.timesofisrael.com/crunch-time-coalition-meeting-called-on-conscription-bill-as-elections-loom/

註二:Srivastava, Mehul. 2018. “Battle over Israeli military service exemptions threatens Netanyahu,” Financial Times, 18 July, retrieved from: https://www.ft.com/content/3f5cec8e-88ee-11e8-b18d-0181731a0340

註三:Kaplan Sommer, Allison. 2019. “Netanyahu Indictment: What Are the Charges and What Happens Next,” Haaretz, 28 Feburary, retrieved from: https://www.haaretz.com/israel-news/.premium-explained-what-happens-now-ag-says-netanyahu-should-be-indicted-pending-hearing-1.6979282

註四 :Sanchez, Raf. 2019. “Israeli former general Benny Gantz silently rising in the polls as Netanyahu destroys himself,” The Telegraphy, 9 March, retrieved from: https://www.telegraph.co.uk/news/2019/03/09/israeli-former-general-benny-gantz-silently-rising-polls-netanyahu/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張熲燊)

張熲燊是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研究助理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以巴衝突戰火連綿 世紀復和談何容易

以色列版《吉姆克勞法》粉墨登場?

人籌碼漸少 右翼步步進迫

基督教猶太復國主義:以色列立國的「遙距」精神原動力

當穆斯林聖地落入異教徒手中,阿拉伯大國為何綁手綁腳,不敢大聲抗議?

與哈瑪斯和解:阿拉伯世界的另一場「兄弟之戰」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