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 國際秩序 地區研究 東亞 歐盟

【信報特約】中俄對歐信息戰成敗

如果說宣傳戰的戰略目標在於破壞現有民衆對領導人處理疫情和施政的支持,從而引發政府輪替的話,歐洲各國政府絕對談不上是輸家。雖然從亞洲,尤其是周邊有抗疫模範台灣的角度來看,歐洲各國的政府對於瘟疫的處理都是太慢太低效了;然而,除去一般國家面臨重大危機時的”護旗手效應”,歐洲各國的領導人自疫病開始卻得以享有持續的高支持度,代表著歐洲人對著防疫政策有著截然不一樣的看法。

 

雖然在中文媒體上,有關於質疑歐洲抗疫以及疫病本身來源的假消息甚囂塵上,在某些忽然歐洲專家眼中又是宣揚歐盟解體的好時機—然而,北京的政治宣傳也好,俄羅斯伺機而入的假消息宣傳也罷,實際上這些對於歐洲各領導人的支持度無甚影響,甚至是已經進入國會的民粹政黨都未見幫助。

 

個中原因無他,一來歐盟成員國們救災的力度雖然以比起模範生(如台灣)有差距,然而仍獲得國民普遍的贊同和認可,二來,歐洲自己的民族主義政黨們無論多親 ”外國勢力“,他們的本質仍然是利用國民的懼外心理去獲得支持,而非仰視國外救主。至於歐盟本身,雖然或許會由於本身缺乏敦促成員國去救援意大利的能力而失去一些支持,然而,歐盟和民族主義政黨的二元對立並非新鮮事,中短期之内由於歐央行和歐洲執委會的介入,經濟無重大動蕩的情形下,在歐洲層面的主要爭論只是在”如何“在疫情過後刺激復蘇,說是什麽危急存亡之秋實在是言重了。倒是針對著北京的訊息戰,不但近日法國外長針對一篇中國外交部以法語發表的不實文章召見駐法大使表示抗議,三月歐盟外交及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不但特意發言,提醒北京歐盟由於人道理由在武漢肺炎高峰時送贈物資,更直指北京混淆視聽,企圖如同指責美國一般誣衊歐盟以及歐洲人民。疫病前的世界格局是中美歐三大板塊之間的角力,疫病後的格局也還會是一樣,所謂的信息戰不過是前陣的硝烟。

歐盟外交及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直指北京混淆視聽,企圖如同指責美國一般誣衊歐盟以及歐洲人民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歐洲各國領導人支持度均創新高反映民衆對防疫工作態度認可

如果說宣傳戰的戰略目標在於破壞現有民衆對領導人處理疫情和施政的支持,從而引發政府輪替的話,歐洲各國政府絕對談不上是輸家。雖然從亞洲,尤其是周邊有抗疫模範台灣的角度來看,歐洲各國的政府對於瘟疫的處理都是太慢太低效了;然而,除去一般國家面臨重大危機時的”護旗手效應”,歐洲各國的領導人自疫病開始卻得以享有持續的高支持度,代表著歐洲人對著防疫政策有著截然不一樣的看法。

 

以疫情最嚴重的意大利爲例,根據民調組織Demos,除了總理Conte在三月底時的支持率達到71%成爲意大利十年以來最高支持度的總理 ,從SWG和Ixe兩個民調機構的調查都指出意大利人普遍支持政府的防疫政策。SWG四月初的調查指出73%的意大利人認可執政聯合政府對於肺炎疫情的處理,針對羅馬政府暫停所有非必要經濟活動一項,三月24日到四月七日ixe的調研都指出接近9成意大利人同意政府的做法。

 

相對地,法國總統馬克龍的支持度亦是他近兩年以來的新高,而根據Harris Interactive的調查,在四月十三日的全國電視演説之後,58%的法國國民認可法國政府抗疫政策,並有63%國民同意法國政府已經將封城令盡可能減短,而61%的國民認可馬克龍將封城令持續到五月十一日的決定。在抗疫做的最好,有十三萬確診者卻只有僅僅三千五百宗死亡個案的德國,根據Forschungsgruppe Wahlen的數據,長壽總理默克爾的本人支持度更是高到荒謬的79%,連帶她率領的CSU/CDU聯盟在各大民調機構都獲得了34~37%的支持率,比起上次大選的支持率高出不少。明顯地,目前的歐洲各國政府對於國民防疫態度的掌握相當的準確,短期内未見有任何支持衰退的誘因。

俄羅斯官媒Sputnik也曾在歐洲各國發動信息戰,嘗試離間西方國家國民之間的關係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中俄”訊息戰“ 並無拉近對歐關係

其次,中俄等國在歐洲的宣傳,本質上並無拉攏到歐洲國家,甚至是疫情最嚴重的意大利往任何一方。這除了反映了實際上歐盟對於意大利的救災工作雖不完美但具實效,更是反映了中俄各自的影響力是一定程度上被高估了。

 

先談數字:目前意大利的政局是由親中的五星運動黨和民主黨在無黨派的總理Conte領導底下共同執政,主要反對黨是親俄的聯盟黨以及意大利兄弟黨;近月的各大民調均無顯示任何一方有任何顯著的增長。根據europeelects綜合各大民調的數據,2020年第一季度民主黨從19%上升到近日的22%,聯盟黨則從去年第四季度的33%左右跌到27%左右,同樣地,五星運動黨從去年第四季度的20%持續滑落到近月徘徊在14%左右的支持率。

 

事實上,中方大張旗鼓的援助未有造成民意上的漣漪效應,和中方親近的意大利外長五星運動黨黨魁迪馬約(Luigi di Maio) 凴著援助向選民邀功卻顯然未有多少幫助。明顯地中方在意大利打的 “援助外交”,其實當地的民粹政權由於本身已有的民族主義以及懼外心態並不一定受落。去年三月,當時還是副首相的聯盟黨黨魁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就已經公開指中國正在”殖民意大利”。當然同樣的態度亦適用於其他國家,聯盟黨和同樣是極右派的意大利兄弟黨(Brothers of Italy)亦有聲稱武漢肺炎來自德國的説法。

 

至於和中國一樣以軍機承載醫生到意大利,同樣大張旗鼓展示俄國對意援助的莫斯科政府,在信息戰上則顯得更加機會主義—-根據歐盟對外事務部針對性調查國外假新聞的特別團隊 EUvsDisinfo,俄國官媒Sputnik在拉脫維亞的分部就曾經指病毒可能來自拉脫維亞實驗室,是爲了減少意大利退休人口對於意大利財政的負擔而創造,還順帶提及病毒可能是爲了消滅法國黃背心抗爭者以及香港抗爭者而設計的(https://euvsdisinfo.eu/sputnik-coronavirus-could-be-designed-to-kill-elderly-italians/),在西班牙的分部的故事則是病毒是美國製造的生化武器,等等。俄羅斯的目標是爲了多角度地嘗試離間西方國家國民之間的關係,前蘇聯衛星國波羅的海國家們也好,親俄的意大利北方商家也罷,克里姆林宮信息戰的目標不過是想渾水摸魚而已。

 

其實,就算是被渲染為 ”意大利希望脫歐“的一些數據,比如說SWG針對四月七日歐洲財長會議(Eurogroup)並未通過歐洲共同”疫病債卷“(Coronabond)方案,僅提出五千四百億歐元抗疫的民調,導致了有四成意大利人認爲該會議是”極爲失敗(grave cedimento)“,另外三成卻覺得是 “可以接受的妥協”,正正反映了意大利内部其實對於歐盟的態度並不絕對。畢竟,歐盟和成員國之間的衝突並不新鮮,成員國之間的齟齬亦可以説是歐洲傳統了,意大利人亦清楚,不但抗疫期間必須依賴歐盟財政,貨幣以及行政上的援助,疫病完了以後,羅馬要面對的還是布魯塞爾,而非北京或者莫斯科。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尹子軒)

 

假如對以上有興趣,你可能會希望知道更多:

北京超限戰碰壁 歐美逐一反擊

意大利又要脫歐 和中國共譜一帶一路美夢嗎? 歐盟、北京、羅馬的抗疫攻防戰

武漢肺炎疫情是歐盟整合不足的體現和繼續深化的契機

歐盟政經生態進化 還看降伏病毒成敗

【The Glocal x 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 Podcast 系列】第一集 國家抗疫與國際關係

社交媒體如何被用以激化政治紛爭?如何能消除假消息同時維護言論自由?

如你對本文章有任何看法或有其他國際政治經濟學題目想與我們團隊探討,歡迎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The Glocal 盡力為華文圈讀者帶來深入及最新的國際政經評論,喜歡我們的話請向我們捐款並多多支持!你的支持是我們做得更好的動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